小说阅读

5Hi8z$192)py舰队|作者|collection|终篇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5Hi8z$192)py舰队|作者|collection|终篇

    字数:437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终篇

      一条寂静的走廊上,两边都亦白灰色的大理石作为墙壁,让整个氛围显得有些压抑和低迷,完全空荡荡的走廊上,没有任何的响动,唯有头顶天花板上的电灯正默默的投射着光芒。

      在这么寂静的气氛之下,在走廊的转角处突然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金色的长发轻轻晃动着,带在脑袋上如同兔耳一般的发饰,来回摆动着,仿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似,随后很快就将脑袋重新缩回到墙壁后方。而没过多久,这位金发的小女生就一手各自搀扶两名衣服破损非常严重的一男一女从墙壁后方走了出来,只不过就算是空无一人,她的双眼还是警戒着看向四周,脑袋上的发饰也再次摆动起来。

      这一行三人正是岛风、出云以及铃谷,现在的他们正小心翼翼的想要从这栋建筑里面逃走。

      从回复正常的岛风的嘴中得到的信息,这里正是位于印度洋一带,深海舰队的基地。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他们感到分外的紧张,毕竟所谓的基地肯定守备非常森严,如果小心翼翼的话根本无法从这里逃脱出去。

      只不过现在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从岛风刚才关着他们得到房间里面出来之后,这一路上连一个深海舰队的人影都没有发现,仿佛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对于这一点,岛风也有些想不明白,要知道在平时的时候,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多多少少会有深海舰队在这边走廊上来回的巡查,即使是她在之前为了调教提督和铃谷,特地命令那些家伙不要靠近这一带,但也不可能听话的连整个建筑里面都没有人呆下去吧。

      而现在由岛风搀扶着两人的姿势,则是因为出云的菊花被爆的伤痛还没有回复过来,就算是走路还有些勉强,所以就由岛风主动搀扶着。至于铃谷,虽然说胸口的伤痛到现在都没有好,必须要在特别的浴池里面进行修复才能愈合,但是其实作为舰娘,她走路还是能够走动的,只不过因为攻击铃谷的愧疚和自责感,岛风强行要求搀扶对方,而铃谷也是在明白如果自己不答应下来的话,说不定岛风的愧疚会一直持续下去,所以也只能无奈的同意下来。

      不过这样一来,从另一方面来说,岛风就算是个头完全像是人类的小学女生,但是果然不愧是舰娘。毕竟和出云一样,现在的岛风的私处的伤口也还没有愈合,破处的疼痛应该还残留在她的身上,再加上刚才那在情欲之中不计一切有些粗鲁的行为,可是让她的小穴入口处还显得一片红肿,但是就算是这样的状态,她还能毫不吃力毫不费劲的一手搀扶着远比她高大的两人,不得不说她的身体真的是和人类完全不一样。

      因为能够正常走路的原因,现在的铃谷虽然是由岛风搀扶着,但是只是将小部分身体重量依靠在对方的身上,其他的时候都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来走动着,在这一点上,她可是故意掩饰好自己的行为,没有让岛风看出来自己在减轻她的压力。

      「呼……」只是现在的铃谷却在看着一脸认真的警惕的看着四方的岛风,默默的叹了口气,心里面的情绪非常的复杂。

      说实话直到现在,铃谷她也感觉到非常的不可思议,毕竟她可是没有想到,从深海栖舰模样的岛风竟然会重新回复到原先作为舰娘的样子,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改变一般,如果不是身上的伤痕,说不定她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舰娘和深海栖舰的来回改变这一点,也让她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想法。

      只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她更加关注的并非是这件奇怪的事情上面,而是在岛风和出云两人的感情上面。自己是喜欢着提督,一直深爱着提督,所以在提督遇到危险的时候,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去保护对方,就算是牺牲自己也无妨,所以在刚才面对有些黑化的岛风,就算是明知道自己可能会遭受到不好的待遇,但是为了提督,她还是勇敢的用言语去激怒岛风,触犯对方的逆鳞。

      只是如今,岛风不再是刚才那个完全丧失了平常感情黑化的岛风,而是回复到原先在提督府时候善良活泼的岛风,从现在为了赎罪而主动的想要搀扶自己这一点足够看出来。但是对于铃谷来说,这样的事情虽然让她高兴,但是在这同时她的内心还是会忍不住涌现出一阵淡淡悲伤的情绪出来,毕竟就如同她之前为了刺激岛风所说的那样,作为原先那个和提督深爱的岛风,她可是完全没有资格没有胜算去和她争夺岛风的爱,在对方回复正常的那一刻,也代表着她从这个无声的爱情战场上彻底败北。

      想到这里,她看向岛风的目光也变得更加低落消沉起来。

      因为正在警戒的四方,现在的岛风也自然感应到铃谷投向自己那么明显的目光,不由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对方,小声的开口说道:「铃谷姐姐,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吗?」

      「没什么……」对于岛风的询问,铃谷只是摇了摇脑袋,如同掩饰自己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她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用着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只是担心我们这样破破烂烂的模样,在见到其他姐妹的时候,她们会露出怎么样惊讶的表情来呢~ 」

      被铃谷这么一说,岛风的情绪不由低落下去,带着自责和抱歉的语气说道:「铃谷姐姐,真对不起,都是岛风的原因,才会让提督和你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对于岛风道歉的话语,铃谷连忙开口说道:「岛风,不要这么想,我没有任何要责怪你的意思,毕竟原先你可是完全变成了深海栖舰的模样,想必想法和思维也会被影响。我想对于你能变回到原来的状态,其他姐妹都会感到很开心的,她们绝对不会有任何责怪你的意思。」

      「但是我……」

      没等岛风说完话,另外一边的出云带着柔和的语气说道:「岛风你可要相信大家都是非常温柔的人,没有任何人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责怪你,就算你曾经做过错事,大家也只会当做是自己的妹妹偶尔走错路而干出的糟糕的事情,虽然会让人头痛,但是到最后都会笑着重新迎接你的。」

      「提督……」听了出云的话,岛风脸上不由露出了感动的神色,默默的点了点脑袋,总算是从自责的状态之中回复过来。只不过他们两人的互动,也让铃谷明白了双方之间那强烈的羁绊,这让她内心之中的伤痛无疑再次加大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转化为抹之不去的苦笑。

      「这里就是出口。」在沉默之中继续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路,转过了一个拐角之后,岛风伸手指着前方的大门带着些许兴奋的语气说道。在看到走廊尽头的大门之后,出云和铃谷两人也不由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来,毕竟这也意味着终于能够从这个基地建筑之中逃脱出去,光是这个建筑的风格就让他们两人感到非常的压抑。

      只是没等他们的兴奋持续太久,就听到一阵剧烈的轰鸣声响起,伴随着这声刺耳的声音的同时,整栋建筑都剧烈的摇晃起来,原本看起来坚固无比的墙壁此刻也露出了细细的裂痕,而出云他们三人也是靠着墙壁互相搀扶下,才稳定下自己的身体,没有在这剧烈的摇晃下摔倒在地。

      在这阵晃动结束之后,出云单手扶着有些头痛的额头,带着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开口猜测道:「为什么房屋会突然晃动起来,难道说是地震了吗?」

      「提督,这应该是炮弹攻击的声音。」只不过对于出云的猜测,在岛风另外一边的铃谷摇了摇脑袋,带着有些认真的语气说道。

      「炮弹?」出云下意识的重复了一下这个名词,这倒并非是代表他怀疑铃谷的话语,反而应该说对于铃谷作出的判断,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之所以会重复一遍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有些意想不到而感到惊讶。随后他的脸上不由露出有些慌张的表情开口说道:「既然是炮弹攻击这里,难道说是深海栖舰发现我们逃跑了?」

      「噗……」只是在出云的话语刚落下,铃谷就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轻笑声,在看到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之后,才微微脸红的止住自己的笑意,带着半是埋怨的语气说道:「提督,平时你在下达指挥命令的时候不是非常精明的吗,现在为什么这么迟钝了,竟然会说出这么笨的话来,如果深海舰队真的发现我们逃跑,也最多是把我们包围出来,怎么可能为了抓住我们就作出攻击自己基地的行为呢。」
      听了铃谷的话语,出云不由露出了有些羞赧的表情来,这么一想自己确实是说了一件蠢的不能再蠢的事情,就是完全不经大脑思考的话语。不过他也明白自己会这样的原因是什么,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可是让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之中,看来自己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而岛风在听着两人略显亲密的对话,脸上稍微显出有些不满的神色,在成为深海舰队一员的记忆并没有伴随着她的回复而消失,而是一直深深的记忆在脑海之中,正是因为这一代年,也让她和原先那副单纯的模样有着明显区别。虽然说善良的性格已经回来,黑化的情绪已经离开,但是有着双份记忆的她也更好的明白感情的意义,所以也能像现在如同普通的小女生一般表达自己嫉妒的情绪。
      不过虽然不满,她倒是也没有故意去捣乱,现在的她还是明白事情的轻重,也稍微思考了一下深海舰队基地被攻击的原因。

      排除掉深海舰队自身的原因,唯一的可能性也就是深海舰队的基地遭受到外来因素的攻击,而同时想到这一点的三人,也不由的露出了些许激动的情绪来,毕竟真的有攻击深海舰队实力的除却和岛风铃谷同个种族的舰娘,绝对不可能有其他人存在,更何况这是深海舰队最为重要也最为机密的总基地。

      当然,即使是脑海之中产生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身处在深海舰队的他们没有立刻就兴奋的冲出去,而是小心谨慎的打开大门,在确认了周围安全之后,才小心翼翼的从大门中走出去,彻底的来到这幢建筑的外面。

      只是在看着外面的环境之后,出云就不由陷入到了一阵发愣的状态之中,确实深海舰队的基地就建在一座小岛上面,如同他的提督府一般,在前面不远处就是蔚蓝的大海。

      只不过原本蓝色的天空现在完全被浓烟给染成黑色,大量的云朵在天空上方集结,无数率属于舰娘的舰载机在天空上来回驰骋,和深海舰队的黑色漂浮的物体战斗在一起,机枪和导弹的轰鸣声不断响彻,不时有爆炸的声响传来,搭成着降落伞从爆炸的飞机上跳下的妖精娘不断的出现。

      而在海面上的场景更是惨烈,火炮声,轰炸声,爆破声,无数的炮弹和鱼雷不断的发射出来,大量的浓烟闪现,不知道多少的深海舰队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沉入到海底彻底的消失不见,而舰娘之中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只不过相比起单纯的执行守卫的任务而被击沉的深海舰队相比,舰娘的情况要好很多,凡是有严重损伤失去战斗力的舰娘都会在其他舰娘的保护掩护下,从最前线的战斗之中脱离出来,防止危险的状况出现。

      说实话,舰娘和深海舰队的战斗是出云第二次亲身看到,上一次就是为了见到岛风,而特别组成的联合舰队和深海舰队之间的战斗,那时候的场景可是让他感受到极大的震惊。只不过现在的场景比当时更加惨烈,更加的宏大,如同那时候战斗被放大了十几倍一般,让作为人类的他内心都要随之颤抖起来。而且即使是那些深海舰队,那些类人生物被不断击沉所发出悲鸣声,也让他内心莫名的颤抖起来,甚至在想这样的战斗究竟是对还是错……

      只是作为正常的人类,深海舰队对人类以及舰娘所造成的伤害,还是让他将心里面的恻隐之心给强行忍耐下来,自己并不是什么圣人,他明白这样产生的怜悯都是无意义的事情。所以他如同转移自己注意力一般,将目光注视到远处舰娘的身上。

      在这些舰娘之中,出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由长门所率领的联合舰队正和深海舰队进行着英勇的斗争,而除却这些熟悉的舰娘之外,更多的是他完全陌生的舰娘,有穿着黑色军服的女生,有穿着旗袍的女生,也有穿着红白条纹修女服的女生,不同的服饰像是代表着不同的国家,现在这样的场景,对于出云来说,无疑更像是舰娘们对深海舰队发起的最大也是最终的总攻!

      对于眼前的一幕,岛风和铃谷两人也同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没想到只是在房间内部所度过这一段时间里面,外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而且曾经成为深海舰队这一边的岛风,对于舰娘竟然能够找到深海舰队这个非常隐蔽的总基地这一点也感到的异常的惊讶。

      只不过现在的她们对于眼前的一幕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帮忙的可能性,毕竟她们身上并没有携带着任何的舰装,再加上还搀扶着作为普通人类的出云,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战场上,选择躲在安全的角落才是如今最明智的选择。

      不知道这场战争究竟过去了多久,从凌晨到中午,再到黄昏,炮火的声音才终于慢慢小了下去,在这海面上已经基本上看不到深海舰队的影子,有着的只是那穿着各式各样制服的舰娘们,只不过她们的身上的制服已经大多出现破损的模样,黑色的烟雾也让她们的身上多了黑蒙蒙的感觉。

      不过现在的她们脸上无疑露出的都是开心和兴奋的笑容,因为这次针对深海舰队总基地的总攻已经落下了帷幕,随着镇守在基地里的深海双子栖姬的被击破,位于该海域的所有深海舰队的被击破,这也意味着深海舰队总基地的覆灭,这唯一作为深海舰队的生产和开发总要塞也彻底的消失,剩下的也只有残留在其他海域的零零散散的深海舰队,这样的事情怎么不让一直将消灭深海舰队作为自己责任的舰娘感到开心和兴奋呢。

      相比起其他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的他国舰娘,长门她们的喜悦也只是持续了一会儿,就带着有些焦急的目光在四周的搜寻,并且向着海岸边靠近,毕竟除却消灭深海舰队这个任务之外,她们可是也来搜寻自己的提督以及铃谷。
      只是看着已经基本上要被炮弹轰成废墟的建筑以及被流弹打的坑坑洼洼的地面,她们的心中不由生出有些不好的预感来,毕竟就算是提督和铃谷他们真的是在这里,但是在眼前这幅惨状之下,他们真的能够存活下来吗,尤其是出云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

      说实话,她们其实是想要对这次进攻更加谨慎一点,尤其是没有发现出云前,但是其他国家的舰娘可不会考虑这么多,虽然说是有过交流的中国舰娘以及德国舰娘稍微容易交流一点,但是像是英国美国意大利这些国家的舰娘可是完全不会在意她们的话语,在战争开始之后,就开始最大火力的交战起来,这一点也是让她们心中稍微有些不满起来。

      但也仅仅只是不满,毕竟这场战役不仅仅是妖精女王所传达的命令,更多的是代表着全人类以及全舰娘的未来之战,就算是她们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去遵守命令。

      所幸的是长门她们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在她们登录到海岸边之后,就有三个人影从远处的废墟旁走了出来,如果是普通的人类的话或许在这么远的距离根本看不清什么,但是作为舰娘的她们可是能够非常清晰的看到对方三人的模样,因此也在同一时刻,从震惊之中脱离下来的她们露出了喜悦和欣喜的笑容来。
      那三人正是出云三人,相比起原先岛风搀扶两人的姿势,现在变成了由铃谷和岛风两人共同搀扶着出云,毕竟作为普通人,在一天内没有进食任何的食物以及水分,难免会陷入到虚弱的状态,并且就算是有岛风铃谷两人用着身体紧紧保护着他,但是多多少少身体还是会受到冲击,只能说现在的他还有着精神应该算是最幸运的事情。

      从废墟旁出来的出云现在真的是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没想到在和深海舰队的战斗之中没有陷入到生命危险,反而差点死在流弹之中,如果不是岛风和铃谷她们两人用着身体紧紧保护着他,说不定他早就死在这个被战争波及的地方。岛风和铃谷现在的身上也多多少少增加了几道创伤,不过这对于身为舰娘的她们反而算是无关紧要习以为常的事情。

      而且看了一眼旁边这座完全毁坏的建筑,他的心里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之前他可是还想过要不要重新躲回到建筑里面,现在想想没有作出这样愚蠢的选择真的是无比幸运的事情。

      脑海之中虽然想着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在现实也仅仅是一瞬间的时间,出云抬起自己的脑袋,向着前面看去,只见那些自己熟悉的舰娘们正带着开心激动的表情向着自己跑过来,这也让他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对于他来说,能够重新见到这些熟悉的舰娘,无疑是非常开心的事情,或者也是自己最幸运的证明。
      不过在这同时,他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岛风脸上表情变化了一下,似乎是变得稍显畏缩起来,仿佛是在害怕着些什么。

      对于这样的变化,出云自然知道现在她心中究竟在担心着什么,虽然说自己现在的姿势非常丢人,但是还是尽量用着温柔的语气对着岛风说道:「岛风,不用担心,就像是我之前所说过的话语,她们绝对不会责怪你的。岛风你愿意相信我吗?」

      「嗯,我相信提督!」用力的点了点脑袋,岛风大声回应着对方的话语,虽然眼中还充斥着不安,但是现在的她已经在出云的话语之中回复了精神,而且对于她来说,既然提督都这么相信着自己,那么她也绝对要相信提督,自己犯下的过错,不能够害怕,不能够逃避,要直接的面对,那样的自己才对得起提督对自己的感情。

      只是这一切,也让另外一边铃谷脸上的笑容增添了一份淡淡的苦涩的情绪。
      「提督,你没事吧?」在铃谷还没从思绪中脱离出来的时候,长门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出云的面前,虽然对方的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开心的情绪,但是长门还是强忍下这份情绪,没有作出太过激动的行为,开口向着出云问道。

      「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出云也尽量的用着平静的语气回答她们的话语。
      而其他一些驱逐娘和轻巡娘则没有长门这些战舰娘航母娘稳重,在看到出云之后,就一拥而上,围在他的身边,不断的关切着问着对方身体的问题,如果不是因为出云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像是受了什么伤害,说不定她们早就迫不及待的将出云扑倒在地了吧。

      出云没有任何烦躁的一一回答了每个舰娘向自己问出的关切的问题,也总算让她们激动的情绪平复下来,在这之后,她们的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转向了还搀扶着出云的岛风的身上,脸上出现了些许复杂的神色,面对这个曾经变成过敌对一方,而且还策划了袭击提督府计划的岛风,她们的心中自然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情感来。

      不过看着对方现在和铃谷一起搀扶着出云的模样,以及从原先那种灰白色的模样变回以前那个熟悉的面貌之后,一直作为旗舰和指挥的长门带着认真的语气对着她开口说道:「岛风,欢迎回来。」

      「长门姐姐……」想象中的责难并没有传来,有着的只是长门那温和而又怀念的声音,这无疑让岛风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提督他并没有骗自己,她们并没有对她说出任何责怪的话语来,这怎么不让她感到开心呢,仿佛就像是身上所有的枷锁彻底卸下来一般。

      其他舰娘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从出云的身边凑到了岛风的身边,围着她,抱着她,说着欢迎的话语,一时之间这里的气氛显得格外的温馨。

      看着这样的场面,出云不由欣慰一笑,然后将目光重新转移到长门的身上,带着疑惑的表情问出了刚才一直就产生的问题:「对了,长门,为什么你们会出现这里,像是发动了对深海舰队的总攻,这里的基地你们究竟是怎么找到的?」
      长门轻轻一笑,看了看现在的天色,对着出云开口说道:「提督,现在时间已经有些晚了,一直站在这边废墟旁也不好,不如让我们边走边说吧。」

      出云也没有拒绝,虽然说现在还只是黄昏,但是如果一直停留在这里到了夜晚的话,对于习惯了光明的人类来说还是非常糟糕的感觉。

      接替下铃谷的搀扶的工作,出云改由长门和岛风两人搀扶,向着海边走去。原本其他舰娘也想接替岛风这边的任务,毕竟岛风也和铃谷一样身上有不少的损伤,只不过被岛风非常认真坚持的拒绝了,所以其他舰娘也没有强求,而且她们也清楚着岛风和提督两人之间的感情。

      「这次针对深海舰队的总攻,我想提督你也应该有了大致的想法,作为下达命令的正是我们的造物主妖精女王。」一边搀扶着出云,长门一边开始回答起之前对方所提出的问题。

      「嗯,看到现在各国舰娘的联合舰队之后,我大概能够猜想到情况,毕竟也只有妖精女王她才有这种调动所有国家舰娘的能力。只是妖精女王她又是怎么找到这里,这个作为深海舰队的总基地呢?」出云点了点脑袋,赞同的说道,随后也继续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出云这个问题没有出乎长门的意料,在对方开口之后,她的目光就移动到走在自己另外一边铃谷的身上,或者准备的说是手臂上的位置,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出云离开之后的事情循循道来:「在之前从特鲁克泊地撤退回到提督府,多亏了中国和俄罗斯方面的舰娘在妖精女王的命令下对我们进行的增援,不仅让我们的提督府免于沦陷的危机,而且在里外夹攻下基本上将进犯我们海域的深海舰队大部队歼灭。而原本我们在战斗胜利之后,就准备重新返回特鲁克泊地,对提督你们进行搜寻的时候,却得到了大淀的通知,那就是妖精女王知道提督你和铃谷所在的位置。对于这一点,妖精女王也给我们作出了解释,那就是现在戴在我们每一位舰娘手臂上的手环,除却一开始说过增加索敌的能力以外,还有特别定制的定位系统,只要手环不被破坏,那么不管在那里,都能被妖精方面制作的仪器探测出来。在这方面也确实庆幸着铃谷的手环没有受到损坏。」
      跟随着长门的话语,出云的视线也落到了旁边铃谷的手臂,确实就如同长门所言,现在的铃谷虽然全身的衣服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损,但是手臂上的手环却还安然无恙的存在着,而且属于在之前被深海化的岛风关入到房间的时候将所有的舰装给清除,但唯独手环没有被拿掉。毕竟手环是在岛风击沉之后才开始全员配放,所以那时候的深海化的岛风即使是有着之前的记忆,但也没有注意到手环也是舰装的最大原因。毕竟谁会想到就是靠着这么一个小小的手环,不仅让自己获救,而且将人类和舰娘共同的敌人深海舰队重创,即使是还没有完全消灭,但是和平的日子想必很快就会降临。

      铃谷此时也带着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黑色的手环,眼中也露出了庆幸和惊喜的神色,如果没有手环的存在,身上还有伤的他们想要逃离这个基地可是要比想象之中困难的多。

      只是现在的出云心中却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妖精女王当初在发放着这些手环的时候,只说出了索敌增强的能力,关于锁定位置的这一项功能却没有提及,这一项功能即使是说出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难道说对方还担心着内部人员出现泄密的情况吗?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刚刚产生,就被他挥之脑后,现在的他总感觉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自己真的是变得有些疑神疑鬼,妖精女王作为舰娘的造物主,就算是隐瞒这项特别的功能,也应该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在里面吧。

      在大家的注意力暂时从手环上移开之后,长门继续开口说了下去:「根据手环探测到铃谷所在的位置之后,大家就开始对相关区域进行探索,只不过因为位置是属于印度洋附近,所以那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委托澳大利亚以及非洲方面的镇守府协助进行调查,所幸的是对方对于这项委托也没有拒绝,非常乐意的接受了下来。而在之后,在不断派遣侦察机对该区域进行探索之后,我们也发现了这个被深海舰队一直隐藏着的大型基地,而妖精女王方面也得出了此处是深海舰队总基地的结论,所以对所有国家的镇守府发起了命令,那就是派遣主力舰队进行位于此处的深海舰队的总攻击,也因此有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总攻击吗?出云在心中默默的想到,这和之前他心中的猜想倒是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有一点让他好奇的是,为什么妖精女王会知道这里是深海舰队的总基地,毕竟岛风是因为曾经深海化的原因,所以才明白深海舰队总基地的位置,但是除此之外,只是仅仅看到对方一个大型基地就断定为总基地,总感觉有种太过武断的感觉。

      只不过没等出云在这方面继续想下去,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海岸边,而原先那些一起参加攻击深海舰队的他国舰娘此时也感到好奇的围了上来,像为首的一名红白条纹修女服的巨乳眼镜娘正一边打量着出云,一边冷淡的发出评价:「之前还想着你们日本方面的舰娘为什么会这么急急忙忙前往岛上,原来是因为你们的提督在这座岛上。作为一名提督,你可是非常的不合格,竟然会落到被敌方捕获的下场,实在看上去太弱了。」

      对于对方的话语,出云脸上刚露出苦笑,在对方旁边的同样身着着红白条纹修女服的扎着单马尾的舰娘带着有些抱歉的语气说道:「真是对不起呢,我的妹妹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偶尔要求太过严格了一点。」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又转头对着之前的巨乳眼镜舰娘半是抱怨的说道:「roma,怎么可以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这样可是很不礼貌呢。」
      「没事没事,我没有介意,毕竟之前确实错在我的身上,如果不是因为我太过于固执,没有听从舰娘的意见,说不定也不会落到被深海舰队捕获的下场。」出云连忙摆了摆自己的双手说道,对于具体的原因他倒是没打算说出来,毕竟关于岛风深海化的事情,他总感觉不是该说出来的时候。

      「对哦,roma小妹妹你真是太严格了,这样能够坦率的提督我可不会讨厌~ 对了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日本方的提督,我是lowa级战舰的命名舰,lowa哟,请多多指教!」另外一边明显是美国方的舰娘笑着向他打着招呼说道,只不过对方身上的穿着无疑让出云稍稍有些脸红,毕竟对方可是穿着露脐的束身衣以及低腰超短裙,不管是那对丰满的乳房还是那白皙的大腿都尽情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毫不介意的落入别人的双眼之中,可以说光从对方的样貌上就能感觉出对方的大胆欢脱无拘无束的个性,不过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无疑是她那对特别的星星眼吧。

      「请多多指教……」出云下意识的开口回应道,同时脸上也露出稍显尴尬的笑容,他总感觉这类女生可是他最难应付的类型。

      其他的舰娘似乎是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了从身后海面传来的疾驰声,作为舰娘的本能,让她们暂时收起了互相打招呼的想法,齐齐的向着身后作出了警戒,只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出现在后面的却是一名舰娘,让她们脸上各自露出惊讶和不明白的神色

      对方是一名小小的看上去像是小学生的棕发女生,身上的制服相比起一般的水手服和弓道服又有些许的差距,而完全平坦的胸口让人感觉到意外的残念。虽然看到对方的身型下意识的会让人以为对方是驱逐轻巡类型的舰娘,但是对方腰部的舰装无疑证明着对方作为航母特性。

      只不过大家之所以露出惊讶的表情,并不是因为这名有些特别的舰娘出现,而是位于对方肩头那小小的妖精,额头上带着一顶王冠,虽然说大家平时在镇守府的时候就经常能够看到妖精,但是这一位妖精却是有种最为特别的身份,那就是所有妖精的统治者,同时被舰娘称为造物主的妖精女王。

      对于一直呆在陆地上,作为和人类政府交涉的妖精女王,此时会出现在此处的战场上,在场的所有舰娘另外包括出云,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讶异的情绪,只是碍于身份的问题,在场的各位都没有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只不过眼中充斥着好奇的神色,还是让她们非常希望对方能够主动解答她们的疑惑。

      而妖精女王对于在场的目光没有感到任何不自然的样子,在对身下的舰娘说了一声:「大凤,辛苦你了。」之后,便从对方的肩膀上飞了下来,漂浮在半空之中,抬起双眼看了看四周。

      虽然说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但是弥漫在大海上以及小岛上的硝烟并没有完全散开,而且在浅水滩附近还能看到大量深海舰队船只的残骸。

      对于这样的景象,妖精女王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太久,很快的就将视线转移到出云的身上,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之后,再次移动自己的目光,落到正搀扶着出云的岛风身上。

      相对于刚才的视线,现在妖精女王落在岛风身上的视线无疑要长了很多,仿佛像是要将对方每一处都细细打量过一般,随后才如同感叹一般说道:「果然如此,毕竟是两代之间的联系。」

      对于妖精女王的话语,各个舰娘都有些面面相觑,毕竟现在的她们完全不理解对方在说些什么,只不过这样的疑惑,自然也只是放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只是对于出云来说,对方现在的话语,即使是没有理解,但是在内心之中隐隐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而这份预感也伴随着妖精女王下一句说出的话语彻底的表现了出来:「现在深海舰队已经清除,接下来所有的舰娘听令,即日起发动对地球上人类的总攻!」
      「咦——!」这回就算是有着身份的差距,下面的这些舰娘还是忍不住的发出了最为惊讶的声音,似乎是完全没有明白对方现在命令的真实性,或者是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毕竟一直一来,她们舰娘可是协助着人类政府,对深海舰队发起攻击,但是现在却听到了自己造物主对全人类的宣战,这怎么不让她们动摇和讶异呢。

      而作为人类的出云脸上也自然压抑不住激动和紧张的情绪,带着百思不得其解的语气,向着妖精女王发起了质问:「妖精女王,你刚才在说什么,对我们人类发起进攻?你应该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可是从来不会说出任何的玩笑话来。」对于出云的话语,妖精女王重新将目光落到他的身上,带着冰冷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我们不是盟友吗?如果说你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们,为什么还要协助我们共同对抗深海舰队?!」听到对方毫无作假的话语,出云的脸色无疑变得更加苍白起来。从对方的态度来看,妖精女王的确是没有在开玩笑,那也同样证明了对方是真的想要命令舰娘对人类发起进攻,本来深海舰队对于人类来说就是无法解决的难题,现在如果连一直协助自己更胜于深海舰队的舰娘们也成为敌人的话,那样人类真的是完全步入到末日之中。这样令人害怕和恐慌的未来,怎么会不让现在的出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而他在这同时也能够感觉到搀扶着自己的长门以及岛风手部的力道加大,明显她们两人对于妖精女王所下达的命令也是极度的不理解。

      对于出云这样激动的态度,妖精女王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表情来,依旧是之前那般冷漠的表情,开口说道:「之前针对深海舰队的战斗,也只是我们所做的一场试验和交易而已,如今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数据和资源,你们人类和我们之间的对等的关系已经无需要继续维持下去。」

      「试验……交易……」出云带着颤抖的声音念叨着这两个让在场的舰娘都有些感觉到心冷的词语,不可置信的看着妖精女王,他可是从没有想过在对方真正目的竟然是这个。在这同时,动摇的内心之中还是忍不住再次产生一个疑惑,那就是妖精她们究竟是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球上来?

      如同看出了出云的疑惑一般,妖精女王也没有掩饰的意思,或许对于她来说,脆弱无能的人类完全没有多余的威胁性,所以依旧是保持着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姿势,向着出云解释着困扰着他所有的问题:「我们妖精一族并非是地球上的原住民,原本我们是属于远离银河系的河外星系的居民,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我们的国家可以被称为妖精国。我们妖精一族的特点就是长生不死,但是相对个人的战斗能力是非常的低等,也因此我们遭到了来自其他星球的种族的攻击,因为长生不死的特性而放松开来的我们也因此轻而易举的被击败,凡是被抓获的妖精都被对方以我们的不死性为特征以我们的生命能量当做它们的能源。面对这样危机的场面,残存下来的我们乘坐着对方手中唯一一架抢下的飞船逃离了自己的星球和家乡,也在意外之中来到了你们所在的太阳系之中。因为有了之前遭遇的原因,我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来到你们地球,而是在太阳系的其他几颗星球一边采集着资源,一边进行着科学的研究,而研究的方向也正是武器方面,我们妖精一族的长生不死性也让我们的研究得以迅速的发展。只不过很快的我们就遇到了第一个桎梏,那就是我们自身体型的原因,虽然尽力的将武器缩小到我们适合的程度,但是这也导致武器的威力大幅下降,而稍微大一点的武器,我们妖精就无法正常的装备,光是携带就非常吃力,也因此我们开始研究起能够代替我们妖精一族携带大型武器的人偶,也就是现在的深海舰队这些生物。」

      听到这里的时候,舰娘以及出云都露出非常震惊的表情,对于妖精女王述说出来的事实,只感觉有些难以相信,谁能够想到这些一直骚扰着人类,作为人类头号天敌的深海舰队竟然就是由妖精们创造出来的,那既然这样,一直一来的作战到底是为了什么样而存在……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只不过在想到之前妖精女王所说的试验之后,大家的心中也多多少少了有了不好的猜想。

      妖精女王的话语还在继续:「只不过这些作为第一代自主人工生物的研发的项目无疑是失败的,没有理智存在的她们经常会出现无法命令的情况,甚至可能会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只依据自己的本能进行攻击,这对于想要攻击力量的我们来说,是非常失败的东西。所以我们也因此开始了进行第二代人工生物的研发,也就是现在的这些舰娘,根据你们人类的模板,拥有和人类一样思考的智慧,能够听懂我们的言语,并且身体能力也要比地球人类强硬无数倍,是我们理想之中最为成功的试验品。所以,在研发成功之后,我们必须要进行试验,来获取二代的能力,同时因为研究一代生物所浪费的材料资源也必须要得到补足,所以作为资源丰富的地球无疑是我们最好的目标。只不过在通过电子技术渗入到你们人类的网络之中,了解到你们良莠不齐的文化的同时,也明白了你们人类自古以来为了资源所好战的心理,像我们这样的外来者的出现,你们绝对不仅不会提供资源,反而会共同联合起来对抗我们。所以,我们偷偷的将第一代这些失败品投入到地球之中,并且让她们形成无法进入到陆地的本能,只能在海上对人类构成危险,而不会彻底的消灭人类。事实也如我们所构想的那样,即使是失败品,也不是现阶段你们人类科技所能对付,可想而知你们自然很快的陷入到最大的危机之中。而这时候我们妖精一族趁着这个机会出现在地球之上,和人类政府进行交涉,通过能够拯救他们人类的第二代人工生物为筹码,获取地球资源的同时收集舰娘和第一代生物之间战斗数据和能力,并且进行着相应的改变。」

      说道这里的时候,妖精女王的表情显得越发的冷漠:「你们人类可比想象之中的要愚蠢许多,原本我还担心着第一代自主人工生物和第二代人工生物之间的相似处会让你们产生疑惑,但是没想到只是让第二代人工生物拥有人类基本相似的外表和体型,并且根据你们历史的舰船名称进行命名,就能够如此轻易的接受,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我们的真正目的。」

      全身上下的肌肉都仿佛像是打着冷颤,原本就伤口和饥饿显得酥软无力的身体现在更加的脱力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岛风和长门两人紧紧搀扶的原因,想必出云早就软倒下去吧。只是就算是如此,现在的出云的内心之中已经涌现出了绝望的情绪来,原本岛风和长门两人贴在自己身体的肌肤所带来的热度也无法驱逐他内心之中的严寒。毕竟不管是谁,在听说了一直一来帮助自己,作为人类希望的存在,只是对方一场游戏和试验,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到颤抖呢,如果不是因为最近一系列伤透内心的事情发生,说不定他早就在这样的打击下完全的瘫软到地。
      只不过现在的他还是艰难的张开自己的嘴巴,仿佛像是用尽自己身体力气一般,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后的话语来:「所以,妖精女王……现在你宣布对人类发动攻击,难道只是因为试验已经结束了吗……」虽然在这同时他还有着这些舰娘知不知道她们妖精的目的和计划的疑问,只是在看到现在其他舰娘脸上压抑不住的动摇神色就可以得到完全的解答。

      「试验只是一部分的原因,我们本来所要得到的数据其实还并不是非常的完善,如果可能的话或许我还想让这场试验继续持续几年的时间。真正让我作出提前结束这场试验的原因,就在你身边岛风的身上。」妖精女王冷漠的开口说道,同时目光再次偏移到岛风身上。

      经过对方这么一说,大家的目光不由都转移到岛风的身上,大家的眼中的困惑无疑在进一步的增大,毕竟她们可是完全不明白妖精女王说的意思,就算是作为话题中心的岛风此时也疑惑的轻歪着自己的脑袋,同样是不理解对方话语的含义。

      只是出云虽然并没有完全猜透对方的想法,但是在他的内心之中隐隐的有一个猜测涌现出来,岛风之前的深海化,以及重新从深海舰队变回到舰娘的事情,原本因为状况紧急让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现在在妖精女王将重点说道岛风的身上的时候,关于这一点的思绪无疑再次涌现到他的脑海之中。

      没有让她们的困惑持续太久,妖精女王并没有选择卖关子,而是用着这一如既往平淡的语气说了下去:「原本在战争之中,舰娘的沉没并非是稀少的事情,毕竟就算是性能高于深海舰队,在面对不利的天气以及地形和运气的作用下,其他国家的镇守府中都出现过舰娘沉没的状况。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在意,毕竟第二代人工生物的进阶发展的研究还在持续进行着,偶尔出现废弃的状况也是在考虑之中,所浪费的也是资源,况且通过被击沉的原因开始分析,也能进一步改进这些舰娘的能力。只不过我们没有料到的是,在这么多年的时间之中,原本不具备智慧只拥有着本能的深海舰队,竟然不知不觉的开始产生了智慧。不可否定,这应该是在这第一代人工生物通过本能的能力截获你们地球人类的网络,得以在潜移默化之中获得了学习的能力,以此获得进一步的进化。而之后岛风在被击沉之后的深海化,让我意识到一件一直被我忽略的事情,那就是第二代人工生物也就是舰娘,是依据着第一代人工生物的基础进行研发,所以两者就算是存在着互相转化的事情也并不奇怪,只不过在第一代人工生物存在着容易遵从本能意识这一点的缺陷,也会让转化的过程之中形成与原先迥然不同的性格。这一点虽然会让我们有些顾虑但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而让我们担忧并且提前结束这场试验的无疑是另外一个问题。只不过,现在看来,我们妖精的担忧并非是多此一举的,光是看着现在的岛风就能明白。那就是从深海舰队这第一代人工生物到第二代人工生物的转化的可能性。」

      除却原属于日本镇守府的舰娘之外,其他人或许还没有完全理解妖精女王的话语的内容,毕竟她们从头到尾也只是参加了这次针对深海舰队的总攻而已,并不知道在这之前发生过的事情。而亲眼目睹了岛风由深海化重新变回原来模样画面的出云和铃谷,自然无比的清晰的了解到妖精女王话语的含义,原本还因为之前的变化心存疑惑的他们两人,现在内心之中的问题也大部分都被之前妖精女王解答,只是现在出云还是强忍住内心之中的害怕的情绪,鼓起勇气再次大声的向妖精女王发出了提问:「就算是如此,也就如同你所说的那样,第一代人工生物能够向第二代人工生物转化,但那也不正是代表着两者的基础完全相同吗?为什么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改变掉你们的计划……」

      对于出云的表现,妖精女王并没有太在意,她只是用着淡漠的语气回答道:「人类虽然拥有着进化性的可能,但是发展实在是太过于缓慢,或许这也和你们的理解能力有着不少的关系。既然第一代人工生物能够转化成第二代人工生物,那可是代表着深海舰队完全有可能进化成现在的舰娘,尤其是如今在她们重新获取智慧的时候,这样的威胁性无疑是成为最大。到了那个时候,她们就足够威胁到我们妖精一族,这种会伤害到自身完全脱离计划的实验品,可是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性。」

      「该死!妖精女王!你难道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太过绝情了吗!她们都是由你研发出来的生物,你不仅随意将她们当做试验品,还在她们能够得以进化和发展的现在想要完全毁灭她们!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出云用着大声的声音如同将自己内心之中所有的愤怒都咆哮出来一般,怪不得在看到那些深海舰队被击沉的时候,对方所发出的声音都让他心中感到一阵疼痛,感到那样的害怕和奇怪。现在他才明白这些深海舰队可以说完全是舰娘姐姐一般的存在,而在妖精女王的试验的名义下,进行兄妹相残的残酷的戏份,一直一来两者的斗争,两者的战争,以及牵连到其中的人类,都有什么样的意义呀!

      其他不管是什么样性格的舰娘,现在心中也充斥着苦涩的感觉,原本对于自己姐妹被击沉这件事情就感到伤心痛苦的她们,一直以来她们究竟亲手击沉了多少其他的姐妹!而且那时候的她们还无知的因为自己的战绩而感到兴奋和欣喜,现在一想,事实是如此的残酷和冷漠。

      只是面对出云的咆哮,妖精女王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动分毫,冷漠毫无感情的说道:「就算是如此,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作为她们的造物主,只有保护我们妖精一族才是她们的使命,这也是她们一生注定的命运,我们给予她们生命,她们将一切交付于我们,这可是非常简单的等价交易,人类难道你还没明白。」
      明白?不,出云他可是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明白对方的想法,作为一名普通的拥有感情的人类,他是绝对不可能会认同这样残忍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只是在这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真的是一开始就错了,既然会下达这种残忍的命令的妖精女王,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的就被自己说服呢。

      在出云保持下沉默之后,妖精女王也再次开口说道:「你的问题应该问完了吧,那么人类你也失去了作为我们旗子的价值。人类,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当初和你们人类政府协议的时候,会列出由我们亲自挑选作为提督的人选。那就是对于人类历史的探测,我们发现人类之中可是存在着非常多的野心者,如果让那些野心者得到机会的话,或许我们妖精一族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威胁。所以我们亲自挑选了完全没有任何野心的人类,命令成为提督,也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将对方作为棋子掌控在手心之中,也为了不让舰娘失去原有的作用。所以在试验结束之后,你们的作用也随之结束了。所以现在,作为进攻人类的首要命令,在场的舰娘,我命令你们将这名人类给原地击杀!」

      不敢置信的表情从舰娘的脸上诞生,像是日本镇守府的舰娘更是下意识的将出云围在了中间,像是保护他的存在,而岛风和长门两人也更加用力的搂紧出云,带着非常浓厚的敌意看着眼前的妖精女王,并且警戒着其他国家的舰娘,毕竟这也是她们第一次见面,没有足够熟悉的她们说不定很有可能会对她们发动攻击。
      所幸的是在场的舰娘都是由各自国家的提督指挥命令的舰娘,和对方的相处之中,对于人类的看法可是一直在发生改变,现在在听到妖精女王下达了这种不可思议让她们惊讶的命令,她们自然不可能会去选择执行,就连一开始向出云说过如同嘲讽话语的roma,现在也如同要保护对方一般,用着严峻的表情面对着妖精女王。

      「果然是如此,这也是我在之前所担心的另外一件事情。」看着眼前完全没有任何人愿意执行她的命令的一幕,妖精女王半眯着双眼,却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用着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相对于第一代人工生命体所产生的智慧,你们第二代人工生命体在原有的智慧上获得了与人类相同的感情这一点,也是当初我们在研发出来的时候所没有考虑到。所以,在这之后,我们为了未来的计划所策划出对这不定因素所产生的预防措施,这也正是为了防范如今这种情况的发生。」

      说道这里的时候,妖精女王停顿了一下,仿佛像是在下达出什么命令一般,随后再次冷漠的开口说道:「我再次命令,在场的所有舰娘对眼前的这名人类发动攻击!」

      不管是出云还是舰娘,对于妖精女王的话语都感到有些不明白,既然她们不会执行对方的命令,就算是重复一遍也没有什么用,难道说对方还以为自己会在对方的严厉的模样下吓得准守命令吗?

      只是很快的,几乎所有的舰娘在同一时间察觉到各自身体上不对劲的地方,明明是意志上是那么的不情愿,但是她们的身体却强烈违抗着自己的身体,机械式的移动开来,身体上的舰装也开始慢慢的转动开来,像是原本还扶着出云的长门也一下子松开了抱着出云的手臂,远远的退开,如同压抑着这难忍的冲动,脸上露出异常痛苦的神色。

      「大家这怎么回事……」出云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除却岛风仍旧没有发生改变以外,其他人几乎都将舰装的炮台面向他,如同真的要按照对方的命令攻击自己,这样的情景怎么不让他感到惊讶呢!

      「人类,难道说你还没有明白,你以为当初我们将手环发放给各个镇守府是为了什么吗?在她们手臂上的黑色的手环就是针对她们最好的防范,在这里面我们可是特地注入了强制命令的程序,作为我们所开发的第二代人工生命体,她们是绝对无法在这道程序下违反我们的命令。」注意到出云脸上的惊讶,妖精女王冷漠的解释道。

      「该死!」出云暗骂一声,自己真的将妖精女王想的太过于简单,对方可是远远比自己想象之中要狠毒很多,怪不得只有岛风没有反应,那是因为对方在击沉前还没有发放手环,原本之前他还会为铃谷在战争中没有损失掉手环这件事情感到庆幸,现在才明白那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作为最后一道防御程序,这个手环想必绝对不是舰装炮火所能消除的,或者说从一开始戴上之后就基本上无法摘下来,不管是增加探索值还是定位系统,都只是掩人耳目的功能而已。
      如今在这道强制命令下,在场所有舰娘的舰装都面向了岛风和出云两人,现在的他们已经无路可退,出云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来,在这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对不起岛风,现在可是完全因为自己的原因牵连进岛风,自己也无法再继续陪伴下岛风,实现自己之前所实现的诺言。

      「轰!」剧烈的声音响彻在这片海域之中,而那翻腾而出的浪花,也让在场所有在被强制控制下发射出炮弹的舰娘,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仿佛像是不忍心再看向这样的一幕。

      只是妖精女王现在却依然没有露出满意的表情来,因为随着浪花和硝烟的消失,她却看到了出云和岛风两人还活着的模样,就像是他们两人被远远推开,而位于他们原来的位置上出现的却是遍体鳞伤的铃谷。

      「嗡嗡——」原本出云已经接受了自己即将被杀死的命运,就算是心中还带着不甘和留恋,只是相对那近在咫尺炮火所带来的耳鸣声,他却没有感到身上传来过多的疼痛感,有的只是那激起浪花所带来的冲击感。

      茫然和不解之中,他将原先紧闭着双眼睁开,只是在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他的双眼却忍不住一下子睁大开来,同时带着悲伤痛苦的情绪,张嘴大声的喊道:「铃谷!」

      没有听到自己所发出的声音,因为过分响亮的声音已经造成了只是普通人类的出云短暂性的耳鸣,除了嗡嗡的声音以外,其他的声音都无法传达而来,被他自己所听到。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功夫去在意自己身体的事情,即使是自己听不到声音,但还是大声的不断的一次又一次呼唤着铃谷的名字。

      因为此时的铃谷,代替他们两人接受了所有倾泻而来无情的炮火,身上的服饰早已经被轰的粉碎,身体上也残留着大量的伤口和乌黑的痕迹,最让人瞩目的则是她右手的位置,那原本白皙的右手手臂现在已经荡然无存,空荡荡的衣袖证明着曾经的存在。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带着疑惑的妖精女王也明白了为什么铃谷能够违抗自己的命令,并且将岛风和出云两人从炮火中心推出去的原因。那就是在即将开火的瞬间,她用着自己的毅力将戴着无法摘下的手环的右手臂整个扯断下来,随后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岛风和出云两人,用尽全力的将他们两人推出了炮火的范围,而作为这一切失去力气的她也自然被所有的炮火倾泻到身体上,也有了现在的模样。
      相对于只是普通人类身体的出云,不管是岛风还是铃谷的听力都还维持着正常的水平,也听到了出云现在这嘶哑的声音,仿佛是用尽了这个伤痕累累的身体最后一丝力气,铃谷转过脑袋,对着岛风大声的喊道:「岛风!快跑!快带着提督逃出去!」

      这声大声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到了岛风的耳中,也让因为眼前一幕而同样惊讶在原地的岛风重新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妖精女王和其他的舰娘,知道现在出云所处于危险的状况,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强忍住心中的悲伤,一把将原本扶着的出云,整个人抱到自己的怀中,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从还因为眼前一幕陷入呆滞的舰娘身边穿过,飞快的向远处海洋的地平线逃去。

      而即使是有舰娘回复了自己的神智,但是没有人作出阻拦对方的行为,先不说之前的命令也是妖精女王所强制下达的命令,现在的她们可是完全的将注意力落到了铃谷的身上,为着这个勇敢无畏的舰娘所震撼着。就连一直都带着冷漠表情的妖精女王都无法在这种时候彻底冷静下来,因为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超出了她所有的预想。

      「铃谷!铃谷!」即使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被岛风完全搂在怀中的出云,依旧是满脸流着泪水不断的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他看着逐渐和自己拉开距离的铃谷,对着自己的露出的凄美的笑容,微微张开自己的嘴角,向着出云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语,即使是听不到,出云还是能够从对方的嘴角的变化之中读出对方最后想表达的意思:「提督……最喜欢你了……」

      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铃谷也彻底失去了身体最后一丝维持着她的力气,无力的仰躺下去,直到整个人的身体的被海水不断的覆盖,而在这最后的意识之中,她望着天空之中逐渐变暗的颜色,在心中想到:「这就是之前岛风所看到过的最后的景象吧……岛风,直到最后,我才终于能够胜过你一点……用着自己生命的代价……让提督永远的不将我忘记……提督……再见……」

      看着铃谷身体的残骸彻底的沉入到大海之中后,妖精女王才回过神来,扭头看着用着最快速度几乎快要消失在海平面上的出云和岛风之后,用着冰冷无比的声音再次开口下达命令:「所有舰娘听命,不惜一切代价,绝对给我将岛风和出云两人击杀!」

      「轰轰」不断的有炮火从远处的海面袭来,岛风紧紧的抱着自己胸前的出云,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躲避着这倾泻而来的炮火。因为现在的她明白,自己必须提起万分的精神来,一旦稍微走神,自己受伤还没事,但是自己怀中的出云可是非常容易遇到危险。而且只要自己撑到晚上,等到侦查机无法再像白天那样精确的探测到自己的位置,那些在妖精女王强制命令下追击而来的舰娘才有可能被他们甩掉。

      她绝对不能辜负铃谷的牺牲……绝对不能!

      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躲避,出云的耳鸣也稍微回复了一点,虽然到耳朵的声音还没有原来那么响亮,但是不管是潮水还是炮弹的声音终于能够传达到他的耳朵之中,被他所听到。只是现在的他的眼中还充斥着浓浓的悲伤的泪水,如同自责一般喃喃自语道:「都是我的原因……完全都是我的原因……让铃谷为了我而死……呜呜……」

      「提督!这件事情错的可不是你!」听到出云那自责的呜咽声,岛风就算是在躲避着炮火,此时也不由的大声的开口反驳道。

      「明明错的就是我……你看,不管是过去的岛风你……还是现在的铃谷……都是因为我的原因,被击沉……是我的原因才一直让你们深受重伤……」

      「提督,我希望你能振作一点,难道你真的希望铃谷姐姐的付出都完全的白费吗?!」躲过两道发射过来的鱼雷,岛风继续大声的说道。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因为岛风喜欢着提督你,所以也同样明白一直以来都喜欢着提督的铃谷姐姐的想法和心思,她对提督的爱意,完全能够比拟上我们两人之间的情感。所以铃谷姐姐作出了牺牲自己的行为,来拯救提督,可是为了让提督能够活下去,而不是陷入到自责的情绪之中。这一点,提督你自己也同样的明白吧!」

      岛风的话语出云自然明白,就像是当初在听到岛风被击沉那段时间里面一样,自己明明是明白着对方的想法却依旧还是在痛苦和悲哀之中构建出囚禁自己的牢笼,现在的他无疑再一次差点步入到曾经走过的精神误区。现在自己所深爱的爱人岛风的话语,也如同当头棒喝一般,把再次陷入到自责中的他给打醒。

      这让他带着颤抖的声音发出了愧疚的声音:「对不起,岛风……让你担心了,我可是差点就重蹈覆辙,糟蹋了铃谷的情感……」

      看到出云回复正常之后,岛风不由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对于这种开解别人的事情可是非常的不擅长,所幸的是因为之前的经历,让出云的心理素质要比以前强上很多,所以现在才能在自己简单的话语下这么快就回复过来。

      不过在这同时,岛风也对他们两人的处境越来越担心起来,虽然说很快就要进入到黑夜,但是其他舰娘现在猛烈的攻势就让她有些吃不消,即使是有着最快速度的她,在没有任何舰装的辅助下,如今也很容易会陷入到劣势之中,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妖精女王开始指挥的原因,所有的舰娘似乎隐隐的有种形成包围圈的驱使,一旦让她们的计划成功,他们两人就如同牢笼中的鸟儿一般,插翅难逃,现在的他们可是非常的岌岌可危。

      就在这个几乎要进入绝望的处境之中,岛风突然感到自己的腿下传来一阵强烈的拉扯的力度,让她的身体一下子从海平面上失去了平衡,整个人连带着出云向着海底沉了下去,这种猝不及防的情况可是差点让她发出一声惊叫声,但是向着两人包围过来的海水,让她只能重新闭紧自己的嘴巴,阻止海水向着自己的嘴巴之中涌进来,毕竟除了率属于潜水艇的舰娘,其他一般的舰娘在水中也是和一般人类一样没有正常呼吸的功能。

      出云自然也在猝不及防下呛了一口咸涩的海水之后,就紧紧的闭紧了自己的嘴巴,阻止海水继续进入自己的口腔之中。只是人类憋气是有极限的,作为陆地上的生物注定无法在不借助任何外物的情况下长时间生活在水中,所以强烈的窒息感不断的向他涌过来,肺部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让他的身体内部都刺痛起来,缺氧的感觉让他的大脑的恍惚感越发的浓烈起来,在这同时他的脑海之中也涌现出如同自嘲一般的想法,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舰娘的炮火之中,反而要死在缺氧的窒息感之中,这样的现实可是让他不由的露出苦涩的笑容之中。

      在缺氧所导致的意识的模糊之中,他的双眼所见到的最后的画面是一个白色长发如海水一般蓝色眼眸的拥有苍白色肌肤的女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脸蛋向自己靠近,直到两人的嘴唇的完全重合在一起。

            ======================================

      不知道过了多久,出云带着迷茫的眼神张开了自己的双眼,茫然的看向四周。灰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带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因为大脑一时之间还没转过弯来,所以这阵迷糊的感觉一直持续了好几秒,等到正确的思维回到大脑之中之后,他才如同惊吓一般,从床上一跃而起,因为现在他所看到的画面可是和当初自己被深海化岛风抓住的场景一模一样,难道说自己又被囚禁了吗?!

      不过出云很快的发现现在的自己确实是有些多虑了,现在的他确实是呆在一个和当初非常相似的房间之中,不过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枷锁,而且在他的身边正静静的躺着岛风,只不过对方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的反应,如果不是对方胸口的起伏的话,说不定他以为对方会遭遇到什么不测。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带着有些慌张的情绪,轻轻推了一下身边的岛风,带着焦急的声音喊道:「岛风,醒一醒,你现在没事吧?」

      「放心吧,这位被你称为岛风的舰娘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因为之前在海底缺氧的原因,所以陷入到昏厥之中,我想很快就会苏醒过来。」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从他另外一边突然传来一声略显成熟的女声,也让出云如同吓了一跳一般,将目光向着旁边看去。

      只见现在在自己床边站在一名身穿白色棉质连衣裙的女生,白色的长发长长的披散在她的脑袋两边,直直的垂到腰部,和普通人类所不同的是,她的脑??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