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ssX&i3cW[73v绿帽|家丁|极品

发布日期: 2018-03-25 小说分类

    ssX&i3cW[73v绿帽|家丁|极品


                  第十三、四章
      「凝儿,换个姿势。」他赤足跳到榻上,却是背过身去。丑陋的屁股对着董
    青山。
      董青山一阵疑惑,却是趁机一手把住姐姐的螓首,压向胯下。却是嘴巴大张,
    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窥孔。还一边隔着裤裆用肉棒抵着姐姐柔软的俏脸。
      董巧巧跪坐在榻上,听着隔壁的呻吟,身子发软,雪白的俏手拉下弟弟的裤
    子。樱唇直接贴上弟弟那硬的如铁一般的肉棒,细细舔弄。下体被温润香舌舔弄,
    他咽着口水,看着隔壁的情景。「侯大哥,这个姿势,插的好深哦。凝儿会被你
    插坏的。」
      说是这样说,她用力的挺起玉背,跟刀削一般的玉肩成直角,两腿岔开成W
    型,双手把住如雪的脚腕。董青山双目充血。这个姿势,他完全不知道。而洛凝
    的私处,以这个姿势,完全的暴露在她眼前,倒三角的黑色丛林,红润肥嫩的蜜
    穴已经被干的红肿了,嫩肉充血,湿哒哒的,一片晶莹。他轻轻「无意识」的挺
    动腰身。
      「唔」董巧巧轻哼一声,所幸的是,声音过小,对面听不见。侯跃白把住肉
    棒根部,龟头从上往下对准洛凝的蜜穴,两腿呈马步站在洛凝的腰侧。「操死你。」
    他猛地沉下身子。巨大的阳根尽根没入。屁股压在洛凝雪白的臀瓣上。
      「啊。」洛凝猛地抬起纤巧的下巴,娇喊一声,两颗硕大的乳球如同水袋一
    般,晃荡不停。侯跃白如同坐下又站起一般,剧烈的反复。「啪啪啪」,每次他
    的阳根如同钢枪,直直的从上往下插入洛凝的蜜穴。如同黢黑的捣杵狠狠捣着药
    罐一般,「啪啪」响着。洛凝把着脚腕的双手,也因为双腿的「被」撞击而不断
    晃动。
      「啊……啊,……啊」每次侯跃白屁股往向下一沉的时候,洛凝都要发出娇
    喊。「好……好深,侯……候大哥操死凝儿了。」她润泽的樱唇微张,发出淫荡
    的话语。两只凝脂般的玉手用力把住隆起的脚踝,修长的玉腿大大的岔开,如同
    长弓上的弦,一颤一颤的。
      她被侯跃白像玩「婊子」一般玩弄。董青山见到洛大小姐被这样操弄,果然
    如他所猜测的一般,早已经被侯跃白得手了。
      没见都没操成这样了么?胯下被姐姐温润的香舌紧紧缠绕,他看着侯跃白势
    大力沉的「坐下」,压得洛凝的美臀都不断变形着,分外的刺激。又有些得意,
    毕竟他「猜」对了。
      他抽出胯下的肉棒,带出晶莹的唾液。董巧巧满眼疑惑的跪在床上,仰视着
    董青山。董青山用食指堵住嘴巴,示意她不要出声,却是拉着她的手臂,让她来
    到窥孔前。
      他的身子紧紧抱着姐姐满是香气的娇躯,嘴巴贴着她白皙细腻的耳朵。轻声
    说道:「洛小姐被侯跃白这样操干,比我玩姐姐你还狠嘞。哼,姐,我说的没错
    吧?」
      温热的男人吐息打在她的耳朵上,她听着隔壁的「淫语浪声」,娇躯发颤。
    她杏眸望去,骤然睁大,听见是一回事,看见又是一回事。
      只见跟她一起一副端庄娴静高贵的洛小姐,双腿主动的岔开成那样,将女子
    的蜜穴展露在她的眼前。还亏得她说对自己的林大哥有情意,跟自己要做「姐妹」,
    却被候公子这样下贱的操干。她面色如熟透红透的苹果,娇艳欲滴,看着洛小姐
    就像母狗一般,发出「操……死凝儿了」的淫荡的淫语。
      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自己也被弟弟这般亵玩。她看着侯跃白的屁股不断下沉,
    跟青山一般雄壮的阳根重重的沉下,每一次都让洛凝娇喊出声。更让她惊呆的是,
    竟然还有那丫鬟,赤裸的跪在床上,用舌头舔着侯跃白的股沟。
      侯跃白竟然连洛小姐和她的丫鬟一起操干。她羞红了脸。转过头去,娇艳的
    俏脸红的滴出血来,轻声对董青山说道:「回去吧,青山。」董青山嘿嘿一笑,
    摇摇头,「姐,你可是输了哦。我可要看完,哼,装那么高贵的样子,还一脸高
    傲冷艳,都被人操成这样了,真是会装。」他冷笑。却是又按下姐的身子。
      「姐,帮我。」董巧巧咬了咬牙,却还是埋下螓首,做着那那做了无数次的
    「工作」。董青山轻抽了一口凉气,下面姐姐的温暖湿润,她香舌的滑腻柔软,
    让他舒服轻哼出声。却又看着对面的「淫戏」。那可是活生生的「交流」经验啊,
    毕竟有很多姿势,他董青山可想不到。他也能取点经,在用在自己姐姐的身上呢。
      而在隔壁的侯跃白三人,自然对此一无所知。侯跃白他正意气风发呢。侯跃
    白背过身去的英俊的脸上显露出邪笑,每次坐下都用巨力,压的洛凝喊出声来。
    他大手狠狠向下一拍,洛凝那早已被他打的满是巴掌印的臀部,顿时发出「啪」
    的一声巨响。「啊」,洛凝大声娇喊,香舌吐出,抽搐着,臀部剧烈的颤栗着,
    胯间的蜜汁如洪泄一般,泄出来,将她的黑色三角丛淋的汁水淋漓。侯跃白拔出
    肉棒,转过身来。
      洛凝的蜜穴被粗大的肉棒抽出,顿时解放,挺起的腰身也不由的落在榻上,
    轻轻抽搐着,两腿一时都合不拢了。耳边发丝上的汗珠直往下流,沾湿成一缕,
    分外妩媚。侯跃白躬下身去,右手食中两指,成剑指,狠狠的压在洛凝被他干的
    吐出的嫩舌上。柔软湿润,满是津液。他嘿嘿笑道:「凝儿,被在下操的舌头的
    吐出来了,活生生的像条母狗呢。」
      侯跃白英俊的外貌露出极其邪魅的笑容。洛凝嫩舌被男人的手指狠狠的压住,
    吐出在檀口外,娇艳的俏脸红润无比,星眸迷离。只是那副端庄的样子早已不复
    存在,粉嫩晶莹的舌头被两根手指狠狠压住,长长的伸在樱唇外面,流淌着口水。
    洛凝一时才回过神来。她嗔怨的看了侯大哥一眼,却是螓首吞吐,用滑腻的香舌
    吮吸着侯跃白的两根手指。晶莹的唾液将侯跃白的手指完全浸湿,亮晶晶的。却
    是含糊出声。
      「是……是,侯大哥你太厉害了,凝儿才被你干成这样的。」她对侯大哥的
    「侮辱」之语早已免疫,这是他们「闺房之乐」的情趣。她这个大小姐被侯大哥
    骂「母狗,骚货」时,身子都不由的发软,想到自己在外和在内截然不同的样子,
    有着极大的刺激。侯跃白看着洛凝「闺房」的下贱姿态,分外满意。
      点点头。却是抽出手指,带着晶莹的丝线,连接着他如玉般的手指和洛凝温
    润的樱唇。他毫不迟疑的扯断。大手抓住洛凝雪白挺翘的酥乳,如同捏着泥巴一
    般,用力揉搓。洛凝樱唇微启,略微急促的吐息。「侯大哥我可是远远没玩够呢,
    凝儿,乖乖趴好,我要像操母狗那样操你。今日,要干个痛快。」他仰头笑着说
    道。
      却是对一旁的贝儿轻轻一吻。洛凝轻摇着头,耳坠的耳珠乱摆,「侯大哥太
    坏了。真是会折磨死凝儿的。」却是面朝墙壁,匍匐跪趴在榻上,双手平行前伸,
    伏在榻上,翘起雪臀。美眸迷离,微微摇晃着臀部,急急等待着侯跃白肉棒的插
    入。
      侯跃白微微跨坐在洛凝的臀部上方,两腿跨立在她腰侧,把住根部,找准那
    湿哒哒的位置。猛然挺身。「喔」,洛凝螓首骤然向前一挺,樱唇大开。
      「好深。」她娇喊道。灼热的肉棒狠狠的插入她湿润的肉壁,直抵花心,酥
    麻异常。她的娇躯微微颤抖。侯跃白侧首低头,吻住跪在榻上的贝儿,还不断的
    挺身抽插。一手却是握住贝儿的椒乳,轻轻揉捏着。
      对于贝儿舔过自己菊蕾的嘴巴没有丝毫「嫌弃」,女子都能为他如此做了,
    他哪里还能矫情。正是侯跃白显赫的家室,英俊的脸庞,过人的才华,让贝儿这
    丫鬟的芳心早已暗许。而候公子对她的态度一直极好,除了在玩她和小姐时有些
    各种「羞人」的花样。
      美眸迷离,情动不已的贝儿早已看着候公子肆意玩弄小姐,她的身子已经发
    软了。努力的伸出粉舌,交缠在候公子的舌头上,尽情的吸吮着候公子口中的唾
    液。而在墙壁那头的董青山,看着洛凝面对着墙壁,像姐姐那般跪趴着被人操弄,
    如母狗般被侯跃白从后面抽插。他的肉棒又在姐姐滑腻的香舌伺弄下火热预爆,
    更加刺激。
      他轻轻抽出姐姐嘴里的肉棒,右手疯狂的套弄棒身,将鹅卵大小的龟头对准
    姐姐的俏脸。董巧巧跪坐在榻上,仰头,等待着弟弟的「颜射」,她已经习惯了,
    不是吞下去,就是含在嘴里,或者射在脸上。
      董青山腰间发麻,肉棒剧烈的痉挛,白浊的精液如水箭一般,射在姐姐的俏
    脸上,琼鼻上,连头上都沾上了不少。董巧巧白浊敷面,紧闭着眸子,见弟弟射
    完,睁开眼睛,眼皮沉重,满是他射出的精液。
      她伸出削葱般的玉指刮下,白了俯视着以火辣辣眼神看着自己的弟弟一眼,
    将手指含进嘴里,不断吞下。
      董青山见姐姐不用他说,就自然而然的吞了起来,心下对比侯跃白,也有了
    些自信。心里暗想,哼,虽然家室好,长得潇洒,还能把洛大小姐操成这样,但
    我也不差啊,姐也不是被他玩弄成洛凝那般了么。
      嘴角带笑,拉着姐姐起来,凑到她面前,轻声说道:「没什么好看的,有些
    招式,还不如我玩姐你呢。」「不过洛凝小姐可真是浪的可以,说起淫语来,真
    是刺激。要是姐也能这么喊,就好了。」他目光灼灼看着姐姐美艳的脸庞。
      董巧巧羞红了脸,听着洛大小姐隔壁的大声娇喊,什么「操死凝儿了」,这
    种浪语说的那么自然。她董巧巧可从来没有这么「骚」过,只不过有时青山玩的
    太厉害,会「求饶」而已。
      「姐,我们回去玩。我看侯跃白干洛凝也没什么新招式了。」他用布棍堵住
    窥孔。「不过还是学了一两招的。我要用在你身上。姐。」他麻利的穿上了裤子。
      董巧巧把一边弄着蚊帐,一边说道:「青山,你……你可不能把今日的事情
    说出去。」「嗯?」他疑惑的看着姐姐,「为什么啊?洛凝不是喜欢姐夫么。哼,
    就是被人操成这样还说喜欢姐夫的?」董巧巧身子一颤,抽噎着。
      「啊,姐。我不说就行了。你哭什么啊。是我玩的太过分了么?大……大不
    了以后不这么玩了。」他紧张的用手抱住姐的香肩,低声说道,有些不情愿。他
    都玩上瘾了。但他看着姐姐梨花带雨的样子,决定还是放弃。毕竟姐在他心中的
    地位还是最高的。
      「你,你不是在骂姐么?」她指尖轻擦着眼角的泪珠。「啊?姐,你以为我
    在说你啊。」董青山会过意来,「姐跟洛凝可不一样,姐你是真心喜欢姐夫的。
    不过,我这个弟弟,你也喜欢。」他嘿嘿笑道。摸着脑袋。姐对他的「关心」,
    他可是很感动的……虽然「贪玩」了一点,不过实在是因为太「好玩」了,姐独
    守空房,也很难耐嘛。
      做弟弟的,帮帮姐夫的忙,也是「应该」的。董巧巧拉着青山的大手,盯着
    他的大眼,嘱咐道:「青山,不要把洛凝的事情说给你姐夫听,洛小姐对我有恩,
    她的事情我们管不着。我看洛小姐是喜欢林大哥的,不过大哥长久不在,一时贪
    欢罢了。她在外面的风评不是很好么?」
      董青山点了点头,洛小姐在外的声名确实挺好,积极募捐,做好事,有才华。
    董巧巧又低头补充一句,「只要你在外听我的话,姐一切都依你。」她耳根发红。
    董青山极其欣喜,即使姐姐以前也这么对他说过。但每次这么一说,他都有巨大
    的满足感,他顿时将洛凝的事情抛在脑后。外人的事情,怎么比得上他姐姐。
      他笑着说道:「姐,我都听你的,不会管洛大小姐的事情。我们上去吧,我
    还没玩够呢。」董巧巧娇羞的点头,两人便上楼去了。而在董青山以为学不到
    「姿势」的另一边,侯跃白却是才「刚刚」开始又一轮调教洛凝的计划,刚才那
    只是开胃菜呢。他还有很多高难度的姿势,需要一步一步实践到洛凝身上呢。
      毕竟路要一步一步走,他开始只是把洛凝当成一个玩物罢了。无聊的时候玩
    一玩。不过,被林三「打」脸几次后,他心中就把「洛凝」的地位上升了。毕竟
    有竞争者了嘛,他决定尽心调教好洛凝,给林三一个「熟透」了的洛大小姐。
      洛大小姐好用被他调教出的「技艺」,伺候林三嘛,也算是他侯跃白给林三
    的一点小「礼物」,来而不往非礼也嘛。
      他拉着洛凝的皓腕,在洛凝满是疑惑的目光中,拉她下了睡榻。赤裸的玉足
    踩在温润的地板上,她浑身赤裸,紧贴着,扬起螓首,硕大的乳房贴着侯大哥的
    胸膛,轻轻挤压着。她樱唇轻启,说道:「侯大哥,可是又想玩什么羞人的花样?」
    她十分了解侯跃白,也对各种「闺房」姿势了熟于心。侯跃白低头噙住洛凝的香
    唇,柔软香甜,一沾即离。
      「凝儿,双手撑地。翘起臀部。」洛凝以为又是那如母狗般的姿势,只不过
    换成地上了。却是依言照办,她修长的五指大大张开撑地,两只玉足微屈着,高
    高翘起臀部。侯跃白双手扶臀,用力一挺。嘴角一笑,却是两手直接提住洛凝的
    臀部与大腿的拐角处。
      让她呈倒立着的姿势,她的大腿内侧紧紧贴着他的小腹,小腿和大腿成直角,
    立在他的腰后两侧。「啊」,倒立的洛凝吃力的看着地板,胯部被侯大哥的肉棒
    狠狠的插入,她五指用力的撑在地上,头上盘起的青丝,一些掉落下来,立在她
    的脸侧。
      侯跃白二话不说,对着娇滴滴站在一旁的贝儿说道:「看我带着你家小姐,
    好好的参观一番这房间的陈设。」胯部骤然用力挺动,两手紧紧把住洛凝腰部,
    赤裸的大脚不断往前走去。
      「啊,」洛凝如同母狗一般,两只玉手吃力的向前爬动,樱唇微张,眼眸狭
    长,俏脸充血。「啪啪」声配合着洛凝的手掌沉闷的击地声。洛凝倒立着,以
    「双手」为足,不断的向前「爬着」,耻辱异常。
      但胯间的蜜穴被侯大哥的肉棒狠狠的插入,插得极深,蜜汁淋漓,顺着她白
    皙的小腹和酥乳,滴落在地上,哒哒作响。
      侯跃白微屈着大腿,嘴角带笑,身上满是汗珠,走着「八字」步,狠狠操干
    起来。「啊,……啊,……好……好累」,洛凝唇角的香津如同瀑布一般流泻而
    下,和她的蜜汁一同留下侯大哥操干她留下的痕迹。侯跃白就这样把金陵的第一
    才女,倒立干着绕了这偌大的房间一圈。
      待到最后,洛凝身上的香汗如瀑布一般往下直淌,嘴里的口水都被干的没有
    了,双手麻木的往前爬着,脸部充血,红艳无比,玉体上满是香汗,晶莹剔透,
    直往下淌。
      侯跃白暗笑着放下洛凝,轻轻将洛凝放在地板上,他躬下腰,双手撑膝,喘
    息看着累的动不了的伏在地板上的洛大小姐,得意非凡。却是走到「看戏」的贝
    儿身旁,揽住她的娇躯,贴着她的耳朵,轻轻说道:「咱两好好收拾一下,别让
    外人看出来了。你家小姐可是被我干的动不了呢。」
      贝儿紧贴着心爱的候公子,看着自家小姐,螓首侧脸撑地,樱唇大张,粉舌
    长长的放在外面,双目似闭未闭的「累坏了」的样子尽管她已经看到过不少次自
    家小姐的丑态。比如在小姐的洛府的私宅内,在她的书房,以切磋词画为由,邀
    请候公子入她的闺房。
      洛小姐一身鹅黄长裙,手持画笔,站在书桌前做着画,而候公子就紧贴在小
    姐的身后,把手探入小姐的裙摆下面,用手用力抠挖着。而小姐额头满是汗珠,
    手持画笔的玉手不断颤抖,「镇定」的勾画。
      而她身为丫鬟,就在一旁帮候公子和小姐剥着水果,喂入他们的口中。甚至
    候公子会将小姐衣衫熟练的解的干净,扔在地上,让小姐玉背贴着书桌旁的太师
    椅背,翘臀坐在冰凉的椅子上,将小姐的两条玉腿别在椅臂两侧,将私密的蜜穴
    完全暴露在候公子的面前。
      被候公子用数支毛笔插入蜜穴中狠狠搅拌,而小姐面色迷离,檀口微张,收
    缩着蜜道,让插入她蜜穴的画笔微微晃动,看的侯公子一阵调笑,提着小姐的下
    巴一阵热吻。或者在洛凝豪华的马车座驾当中,邀请候公子入内,在马车的帷幔
    后面,她和小姐一同跪在候公子的胯下,含弄着他的肉棒,让他的精液狠狠的爆
    发在她们两人扬起的脸上。却是互相舔舐干净,不久后还得去参加金陵才子举办
    的文会呢。
      「贝儿,想什么呢?」,贝儿回过神来,看着候公子一脸「关心」的看着自
    己,却是用手紧紧怀抱着侯跃白的腰身,俏脸靠在他的肩膀。柔声说道:「没什
    么。」侯跃白自然懂得讨女子的欢心。他拍着贝儿滑腻的玉背,轻声说道:「光
    顾着喂饱你家小姐了,冷落了你贝儿,下次补回来。」
      贝儿闻言,面色嫣红,轻扭了几下身子。……董青山跟着自己的姐姐又下楼
    来,他嘴巴嘟囔着。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不久前他还将董巧巧压在床上,把她摆
    成两腿紧贴胸前,呈V型岔开的姿势,而他狠狠压在姐姐身上发泄呢。
      却被姐姐见时候已经不早了,阻止了他的亵玩。董青山自然遵循「规矩」了,
    尽管玩的在兴头上。董巧巧倒扣着洛凝厢房的门,轻声说道:「凝姐姐。」小会,
    丫鬟巧儿推开门扣,请两人进了去。董青山跟在姐姐后面,看着乖巧可人的丫鬟,
    想到她不久前在床上,看着自家小姐被操,还舔着侯跃白菊花的样子,下面又有
    些发热了。
      他看着里房圆桌旁正站立迎接的两人,一身鹅黄长裙,面容娇艳,眼神顾盼
    温柔,一股恬静气质的洛大小姐。她快步迎了上来,小手把住董巧巧的小手,抱
    怨说道:「巧巧,好不容易来这一趟,你怎么也不来陪陪我呢?」
      董巧巧面色嫣红,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抱歉说道:「凝姐姐,这酒楼事情
    太多,实在走不开,到现在方才有空,不是立即赶过来了吗?」而一旁的侯跃白
    手持折扇,抱拳行礼笑道:「巧巧姑娘事务繁忙,岂能如我们这般,能来此,已
    经不胜荣幸了。」
      动作说不出的潇洒,举止怡然,董青山看着,暗叹道:「长的这么帅,难怪
    泡妞无往不利。妈的,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命好。」董青山装傻的问道:「洛小姐,
    候公子,听下面的伙计说,你们来此已经数个时辰了?在此做什么呢?」
      董巧巧闻言娇躯一颤,扭头嗔怪的瞥了董青山一眼。洛凝面色镇定,嘴角带
    笑,无丝毫异样,却是对董青山说道:「我却是和候公子商讨下月金陵的文会,
    却是要他出面邀请众多才子参加,所以才请他来此。」「哦,原来是这样啊。」
    董青山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
      心里却是鄙视洛凝,要是没看见你被侯跃白操的跟母狗一样,两腿大大岔开
    说着淫语,老子真他妈信了。装的可真他妈像,老子仔细观察,都没发现异样,
    连那丫鬟贝儿面色都镇定无比。董巧巧忙转移话题:「青山,你去看看酒楼有什
    么事情,我跟洛小姐有些日子不见,有些话说。」
      侯跃白闻言,却是极有礼貌的点头躬身告辞:「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妨碍洛
    小姐跟巧巧姑娘了。」他补充一句:「文会的事情,后面再跟洛小姐详谈。这也
    是金陵的一番盛事。」洛凝点头应允,却是拉着董巧巧进了里面。……
      林三跟「风骚」安姐姐见了一面,了解到那日仙子般的女子竟然是安碧茹的
    师姐宁雨昔。还知道了青璇,仙儿,安碧茹,宁雨昔的复杂关系。他不由的感叹
    道,这究竟他妈是什么师门啊?全是美女就不说了,还他妈个个武功那么好。将
    他们男子至于何地啊?
      不过让他暗笑的是,安姐姐竟然说了,如果他能「打败」安姐姐的师姐,她
    便让说服仙儿,让她同青璇共事一夫。林三自然答应下来,「打败」太简单了,
    嘿嘿,他林三是什么人啊?没见都「泡」到这么多妞了么,家里都算有「姐妹花」
    了,还有乖巧的贤妻巧巧在家经营事业。他定下个小目标,争取这师门的「四个」,
    一起弄上手,方不负穿越这一遭啊。
      他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却了解到萧大小姐被徐小姐邀请到徐家叙话,今晚不
    回来了。他三哥只得「寂寞」难耐的躺在床上,想着青璇那日美妙的身躯跟他的
    抵死缠绵,他可是爱怜无比的要了青璇的身子呢,虽然没有处女血。但他不以为
    意,练武之人,简单的一个劈叉动作都有可能把处女膜弄掉。青璇那么「清纯无
    瑕,清丽可人」,除了他林三,哪有男人配得上?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时,在皇宫深处,御书房内。里间的木榻上,一个
    面貌威严的老年男子浑身赤裸,跪在床上,用力的挺身撞击着一个浑身晶莹如玉
    的绝美女子。
      那女子跪伏在床榻上,以膝盖和酥胸为支点,翘臀高高的拱起,两只玉臂努
    力的向后抵着男子用力冲撞的胯部。她螓首侧伏在被子上,如云的秀发被玉簪扎
    起,在看面容,细柳眉,丹凤眼,唇如绛点,眸如晨星。
      若是林三在此的话,必定大吃一惊,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美人儿,青璇。此时
    的她已经檀口急促的吐息,樱唇上满是亮闪闪的津液。她的螓首正被一只晶莹如
    玉的大手狠狠的压着,动弹不得。
      被一个可以做她「爷爷」的老男人如此操干。至于这个男子,不是她的祖父,
    而是青璇的父亲赵元羽啦,大华的帝王。青璇自从金陵回来后,赵元羽几乎天天
    都在把玩着绝色的女儿。弥补着一段时间不见的「思念」。
      连「仙子」都置之不理,后宫佳丽也弃之不顾。一心从女儿身上弥补短暂离
    别的「补偿」。……或在御书房内,让青璇跪在他胯下,他两手狠狠把住女儿的
    螓首,将女儿的檀口当成下面的蜜穴,狠狠操干,粗长的肉棒每次随着腰间的用
    力挺动,尽根没入女儿粉色的樱唇。
      而青璇早已习惯「高强度」的他的操干,嘴角泌出晶莹的津液,染湿了纤细
    嫩白的下巴,她粉腮深陷,眸子狭长,用力吸吮着他的龙根。待到最后他腰间一
    麻,龙根剧烈颤栗,巨量的白浊的精液通通的射进女儿的檀口。
      而青璇一丝不漏的吞进口中,甚至还会含在嘴里,张开嘴巴,铺在香舌上,
    扬起头,「刺激」着他。或坐在椅子上,让一身宫装长裙,长裙下却是一丝不挂
    的青璇,背椅着他两腿岔开跨坐在他的双腿上,替他批阅奏折。
      而他就一边「指导」着女儿如何处理国事,一边用满是毛发的龙根抽插着女
    儿粉嫩的蜜穴。青璇俏脸嫣红,玉手持着御笔,皓齿紧咬,吃力的在奏折上批奏
    着,而赵元羽却是「戏弄」着女儿。或两手从她的裙下探进,穿过她的腋下,紧
    紧抓着她饱满的酥胸,甚至两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她柔软嫣红的蓓蕾。在皱眉看
    着她「处理」不当时,用力挤压柔捏,让青璇娇躯直颤痛呼求饶,划去处理的意
    见,重新皱眉沉思。
      或贴着女儿光滑细腻的腿部的大腿微微颤抖,抽插着女儿的蜜穴。让青璇在
    奏折上的字迹潦草不堪,如同鬼画桃胡一般。甚至突然用力一顶,突然爆发,白
    浊的精液狠狠的射进青璇紧致的肉壁。青璇骤然身体一颤,匍匐在桌上,娇躯抽
    搐的迎接着他的喷发。
      ……赵元羽左手伸长狠狠压着女儿的螓首,右手轻轻抚摸着青璇浑圆饱满的
    雪臀。他用力挺身,小腹狠狠的撞击在青璇的粉臀上。「啪啪」声响彻御书房。
    「唔。」肖青璇螓首被狠狠压着,紧贴着木榻的席子上,嘴里发出娇哼。
      赵元羽突然躬身,紧贴着女儿细腻的玉背,用胸膛挤压着,柔软滑腻,贴着
    她的耳珠说道:「青璇,你可真让朕爱煞了。」他伸出粗糙的舌头,舔弄她细腻
    的耳珠。肖青璇被「健壮」的父皇狠狠压着,有些吃力,敏感的耳朵骤然被舔,
    浑身一颤。「好……痒,父皇」。
      她的樱唇微微张开,吐字有些不清。被父皇沉重的体重压在她娇小的身躯上,
    她的粉舌都不由的探出樱唇。「好……好重。父皇」赵元羽闻言,当即立起身子,
    可别把宝贝女儿压坏了。要是其它妃嫔,或是仙子敢这么说他,估计面对的就是
    雷霆的怒火了。不过是宝贝女儿,自然另说了。
      他抽出龙根,将清璇翻了个身子,让她躺在榻上。她明艳的俏脸满是红润,
    挺拔的酥胸雪白滑腻,粉红的乳晕上是嫣红的蓓蕾,而下面的是平坦的白皙的小
    腹。两腿之间却是柔软弯曲的卷毛,红嫩的蜜唇已经被他抽插的湿哒哒的了。
      两块蜜唇肥嫩无比,吧嗒在穴口。他把住龙根根部,猩红的龟头抵弄着肥嫩
    的蜜唇,找着穴口。肖青璇胯下私处的刺激让她不由的轻咬着樱唇,微微摇晃着
    螓首,轻吟道:「父皇。」赵元羽猛地一挺,一下挺近那狭窄湿润的蜜道。
      肖青璇蛮腰猛然一挺,樱唇微张,轻呼出声:「啊。」赵元羽拉起女儿的玉
    臂,让她跨坐在他的腿间。肖青璇自然而软的两手环住父皇的脖颈,修长的玉腿
    环住他的肥腰。赵元羽胸膛紧贴着女儿弹性十足的酥胸,两手环住她的柔腰,以
    这种姿势,龙根深深的插入了女儿的花房,完全尽根没入了。湿热异常。他两腿
    在榻上大大张开,不断耸腰。
      肖青璇盘在后面的两腿脚踝紧紧的交叉,粉嫩白皙的玉足五趾紧紧下绷着。
    胯间父皇的龙根如同一根铁棍一般插在她的身体里面,茂密的黑毛刺着她的胯间,
    瘙痒无比。她仰着螓首,樱唇张开,绝美的脸蛋满是迷离之色。
      赵元羽低头噙住女儿的乳头,仔细吮吸,柔软香甜。粗糙的舌头在嫣红的乳
    蒂上狠狠的舔弄,他口里的唾液将细嫩的的乳头沾湿。胸口的刺激让肖青璇不断
    磨蹭着。「父皇……」她嘴里轻哼。赵元羽抬起满是津液的大嘴,狠狠覆上肖青
    璇柔软香甜的樱唇。
      「唔」,她哼了一声,粉嫩湿润的小舌紧紧的缠住父皇粗糙的肥舌。舌头不
    住的紧紧缠绕,用力吮吸着父王口中的唾液。嘴里的吸力让赵元羽舒畅无比,将
    他口中的津液,渡入女儿的口中,胸膛狠狠挤压着女儿的乳房,压成扁扁的一团。
      他闭着眼睛,用力的跟女儿舌吻,右手不住的顺着肖青璇滑腻细嫩的玉背向
    下划去。找到那处紧致满是皱着所在。
      「唔。」肖青璇星眸圆睁,抽开螓首,粉嫩的樱唇带出绵密粘稠的晶莹的丝
    线。「父皇,不要。」她的菊蕾正被父皇粗糙的手指打着圈儿。她娇躯发颤。赵
    元羽没有做声,低下头去,又狠狠的吻住女儿的樱唇,粗舌挤进她的贝齿,用力
    的吸吮着女儿的香舌,她口中的香津香甜可口。右手食指却是狠狠的插进了紧致
    无比,褶皱酷似菊花的所在。
      「唔」,肖青璇螓首上仰,腰身高高挺起,形成极为优美的弧度。敏感无比
    的所在被父皇粗大的手指骤然插入,她菊蕾的腔肉不由的用力收缩。手指传来的
    紧夹感让赵元羽不由起了玩心。「吧唧吧唧」的口舌交缠声,在这寂静的御书房
    内,极为清晰。他一边狠狠的用舌头缠绕着女儿粉嫩的香舌,一下却是将食指尽
    根没入。
      菊蕾四周的腔肉狠狠的撞击在他的掌骨上。肖青璇娇躯剧烈的颤栗,身子以
    巨大的幅度上下抽搐。两条紧紧夹着他肥腰的玉腿膝盖也摆起了幅度。
      她口中不断发出「唔……唔……」的闷哼。绝色的俏脸也变了形,丹凤眼变
    得狭长,眼角沁出晶莹的泪珠,柳叶眉倒竖,变得有些「丑陋」。赵元羽见此,
    心下却是大喜,他一直在找着青璇的敏感处。
      无论是嘴巴,小穴,玉足,腋下,肚脐,他都一一尝试过,没见过女儿有什
    么巨大的反应。对那最为私密的女人菊蕾,他却是「忘了」尝试。毕竟是自己女
    儿嘛,其它妃嫔的他也玩过,长久以来,却是被他忽略了女儿的菊花。想不到今
    日,却是意外之喜。他没有「怜惜」,他要找些新趣味。他抽出尽根没入那紧窄
    无比的女儿的谷道的食指,却是又狠狠一插。粗糙的手指急促的磨蹭着肖青璇谷
    道的腔肉。
      巨大的刺激传入肖青璇的脑海,她眼角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沁出。
    她用力扬起螓首,抽出她的舌头,带出了粘稠晶莹的混合的唾液,急速的左右摆
    动,溅起无数细小的液滴。一些甚至打在赵元羽威严的脸上,看着女儿香舌吐出
    檀口,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精美绝伦的俏脸被他弄成这样。晶莹的泪珠沁出她
    美丽的眼角。他嘴角带笑。左手轻轻擦拭了脸颊,却是捉住青璇探出的粉嫩湿润
    的舌尖,右手的食指却是不在动弹,深深的插入她的谷道,埋在里面。
      他左手轻轻揉捏那滑腻柔软的舌尖,弹性极佳,满是晶莹的唾液。小会,肖
    青璇回过神来,急忙摆着螓首,抽离了舌头,樱唇轻启:「父皇,不要插那里,
    青璇受不住。」赵元羽嘴角带笑,摇头道:「这可不行,青璇菊蕾如此敏感,朕
    要多加调教才行。」
      他急速的抽出右手食指,剧烈的摩擦顿时又让肖青璇挺起傲人的胸脯,娇躯
    剧烈的摆动,螓首乱摆,盘起的如云秀发一些都散落在鬓角。赵元羽将抽搐不已
    的青璇摆成跪伏在地的姿势,雪白的翘臀高高的翘起,如同跪坐在木榻上。只是
    玉背躬下巨大的幅度,胸脯抵在榻上挤作一团,而她的螓首侧压在榻上。
      他跪坐在青璇的臀后,左手拇指在那酷似菊花的女儿菊蕾轻揉着。
      肖青璇翘臀一颤一颤的,求着自己的父皇:「父……父皇,不要。」
      赵元羽右手摸着她圆滑软腻的臀瓣,「今日没作准备,不便用龙根插入,就
    让青璇你尝尝父皇的」手艺「吧。」
      他说罢,右手中指挤开女儿粉嫩的菊蕾,食中二指慢慢挤入。
      两根手指较为粗大,腔肉的紧致感更深,似乎要撑开来。
      肖青璇此时侧枕的俏脸嫣红,贝齿打颤,谷道的摩擦让她娇躯发软发颤,胯
    间的蜜汁似乎都流的更多了。
      汁水淋漓。
      赵元羽抬头看着女儿「忍耐」的表情,嘴角带笑。
      两根手指如同捣杵一般,急速的上下捣抽。
      女儿「圆洞」被撑得大大开来,极强的收缩感传到他的手指,他不由的用力
    撑开,剧烈的磨蹭她谷道的腔肉。
      「呃……唔……」,匍匐跪趴的出云公主,他的爱女肖青璇,顿时剧烈的抽
    搐。
      她樱唇张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般,嘴角泌出无数晶莹的唾液,流躺在榻
    上,形成一滩水渍。
      赵元羽见此,想看看女儿此处的极限在哪里。
      他左手掏向女儿的胯下,熟练的找到那花蒂所在,中指用力的挤压揉搓,而
    右手手指,或狠狠抽插,将食中二指尽根没入,臀肉撞击在他掌骨的肌肤,啪啪
    作响。
      或用力抠挖,用指肚的粗糙来磨蹭她的腔肉。
      肖青璇被「双管齐下」,花蒂被父皇狠狠挤压,敏感无比的谷道被手指抽插。
      她似乎意识涣散,粉舌渴望接触外界湿凉的空气,探出了檀口,舌尖用力的
    磨蹭着木榻上的席子,舌尖的感觉传来,似乎能让她稍微「冷静」下来。
      但她口中晶莹的唾液,将席子舔得亮闪闪的,如同三伏天的母狗舔舐碗中残
    余极少的水一般。
      星眸狭长,柳眉倒竖,剧烈的哈赤着气,粉舌狂舔着。
      赵元羽看到女儿的这幅「痴态」,不由一乐,多了一项调笑青璇的「雅事」
    了。
      他挤压着花蒂的左手突然被热汁一淋,竟是女儿到达了女人的极致,潮喷了。
      他抽出左手,将左手被蜜汁淋的手指含入口中,皱眉尝道,略带腥味。
      却是对青璇的「爱怜」更甚一筹,想着找个机会何时向青璇摊牌,告诉她,
    她师父宁雨昔也是如此被他亵玩。
      最好能够师徒共同侍奉他。
      青璇「脸薄」,父女乱伦的事情除了她的贴身丫鬟知道外,无人得知。
      赵元羽虽然不怕被宫中的太监得知,但为了女儿,也总是屏退奴才们。
      少了在后宫时,玩弄妃嫔还有宫女伺候的享受……
      不过他对另一个在外的「女儿」,霓裳公主也有了期待,没办法,谁叫他女
    儿这么少呢?儿子更是一个没有…………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