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采阳补阴也是手艺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采阳补阴也是手艺



      我是被下体一阵一阵的快感唤醒的。

      天已经亮了,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我睁开眼朦朦胧胧的看见身上趴着一个
    身量不高的男人,双手正抓着我的双乳,贪婪的吸吮着我的乳头,随着吸吮的节
    奏,插在我体内的鸡巴也在收缩跳动,显然正处在射精的边缘。

      我心里一阵凄苦,似乎体会到了那些红颜薄命的女人的心境,自己有了颠倒
    乾坤的肉体,就合该被天下男人玩弄,那些男人哪怕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跟我春
    宵一度,真是可笑。那就让他们死得其所吧,我心里想着,也顾不上去想身上的
    人到底是谁,暗自运起神通,玉门一紧,就听见身上的男人长长的惨叫了一声,
    紧接着一股股热流注入了我的身体。我闭着眼睛仔细品味着体内的这股精液,明
    显的感觉到它蕴含的生命力比那三个人强得多,心里一喜,紧忙运化了这股精液,
    玉门再次拧搅起来,势要榨干身上人的全部精血。

      略显稚嫩的男生在我身上长嘶,尚未软化的鸡巴再次喷射出浓浓的精液。「
    嗯……还要嘛……」我娇声哼着,催动着心法乘胜追击,闭着眼睛默默的等待着
    他和前面的人一样射干精液射出血液,可是等了足足有五分钟却仍然没有尝到血
    腥的气味,精液的浓度越来越稀却没有断绝,最后几乎是前列腺液代替了精液…


      我睁开眼睛,仔细看着身上的人,不出所料,是我们的西藏小向导。我吃惊
    的看着他,如果我昏迷之前的记忆没有错的话,他已经射在我脸上一次,那一次
    的射精距离足有五米,其实已经说明了他异于常人的体质,而我不知道自己昏迷
    了多久,假设他自从我昏迷过去就一直在插我的话,恐怕也已经射过不止前面这
    一次了……天啊,这个人,恐怕已经不能以普通人的标准看待了。

      小向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毕竟他没有明王的神通,在我的压榨之下早就
    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我看着他渐渐失神的眼睛,突然心里一软放开了玉门的禁
    制。半软的鸡巴滑出我的身体,向导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我缓缓坐起来,冷眼
    看着他有出气没进气的样子,又有一阵恶烦涌起,当下就想一掌打死他算了,就
    在这时,向导做出了一个让我吃惊的举动:但见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挣扎着跪了
    起来,双手合十,接着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嘴里含糊的念着我听不懂却又有些感
    应的东西……

      「他在对我……顶礼膜拜?」我惊讶的看着这个赤裸的少年,一分钟前他还
    在疯狂的操我,满眼都是赤裸裸的欲望,而一分钟之后临死的膜拜也充满了虔诚,
    我突然福至心灵,恍惚的体会到了冥冥中的天意,心里一动,忙抱住他的头,把
    柔嫩的双唇印在他的嘴上。之前的交合我从来没有和人接吻,一面是因为心里厌
    恶那三个人,一面也是为了让自己的神通少一些的让渡给他们,免得自己不好收
    拾。我慢慢的把真力渡进少年的嘴里,感受着他身上浓浓的男人气息,不免又有
    些动情,我强忍着把欲念都化为真气输进他的身体,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回复体力
    才慢慢放开。

      他再次跪下,匍匐在地,我缓缓站起身。

      「你的名字。」

      「多……吉……」

      「为何拜我?」

      「我们……这里……有一个传说……男女双身……的……是慈悲的上神……」

      「慈悲?」我哑然失笑,外面三个人尸骨未寒,我要他们命的时候可是毫无
    迟疑的,我这样都叫慈悲的话,恐怕世上没有坏人了。

      「你走吧,我不杀你,但是不许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少年的头压得更低了:「多吉……愿意终生追随您。」

      我禁不住浪笑起来:「为什么?为了再次跟我上床是不是?你不怕死么?」

      「不不不……」多吉忙辩解道:「我是个孤儿,没地方去,我想跟着您……
    修行……」

      这些藏民奇奇怪怪的信仰真是我没法理解的。「抬起头让我看看。」我仔细
    端详着这个黝黑的少年,发现他竟然跟我一样长着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好奇怪之
    前为什么没有发现。虽然他远不及我此时的绝色,但这张脸放在女人堆里绝对也
    算是出众了。我的好奇心更盛,索性留下他多个帮手也好吧。

      「穿好衣服,我有话说。」我拾起脚边的内裤和背心胡乱穿上,看着他面露
    喜色飞快的穿好衣服:「以后你私底下叫我明妃,在人前我穿女装的时候叫我姐
    姐就可以,男装的时候叫我哥哥,明白了吗?」

      「多吉明白!」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指着火堆旁的三具尸体:「去,帮我把他们处理掉。」

      正在多吉应声要动手的时候,突然一辆吉普车由远及近驶来,我心里一凛,
    就看见车上跳下来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他们看见了地上的尸体,飞快的掏出手
    枪:「别动!警察!」

      那一瞬间我心里闪过无数的念头:跑?绝不可能,现在刑侦手段这么发达,
    根本跑不掉,被抓到的话自己现在这混乱的身份恐怕就曝光了……打?也不确定
    现在的明妃神通挡不挡得住子弹,不能冒险……老老实实被抓进去?那也会曝光
    ……
    不低,他持枪的手沉稳有力,手指上有明显的烟熏的暗黄色,双眼浑浊布满血丝,
    满是横肉的脸上显出老于世故的样子,尽管我的肉体喷香,他还能把自己的欲望
    尽可能的隐藏起来;而年轻的警察可能是刚刚毕业,脸上流氓的表情一览无余,
    仿佛一下子就能把我吞下去一样。

      我心里飞快的盘算着,看现在的情形只要再献出一次自己的身体,这两个男
    人自然可以被我拿下,眼前的危机也就算度过去了,可是这里面有一个潜在的风
    险,显然越多人知道我的事情就越危险,而且我要回到北京的,这边留着那么多
    知道我身份的人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让我暴露……必须把风险降低!

      我心里做好盘算,突然作势要站起来的样子,两个警察下意识的同时把指在
    我的面前,我忙假装害怕低头娇声道:「警察叔叔饶命饶命,两只枪一起……我
    不行……」说着偷偷斜眼看着那个老警察,双腿慢慢放下,让胸前的一对宝贝恢
    复它们真正的形状……

      老警察咳嗽了一声,对身边的年轻警察道:「小王,去把那个藏族人铐起来,
    你先问一下,我单独问一下这个!」

      「……是!」小王不情不愿的收起枪,拿手铐拷了多吉,扭到一旁看着我们。

      「你!」老警察凶神恶煞的对我吼:「进去穿上衣服!像什么样子!不许跑
    啊,跑打死你!」

      我嫣然一笑,缓缓站起身扭动着水蜜桃样的屁股,撩开帐篷转头又不经意的
    朝他们一笑,转身进了帐篷。

      果然没过两分钟,帐篷被掀开了,老警察板着脸钻进来问道:「怎么不穿衣
    服?」

      「穿衣服……不还是要脱的么?是不是?警察叔叔?」


            

      「小骚货!」老警察登时换了一张面孔,满是淫邪的笑容:「真他妈骚,也
    真他妈狠,那三个人都是你杀的?」

      「警察叔叔我冤枉啊,你看看人家的身子……」我娇羞的任意舒展着身体,
    让皮肤上的淫香散发开来:「这么弱,是不是?怎么可能杀了仨大老爷们儿呢?」

      「少他妈跟我装,女人想杀男人还不容易?把鸡巴咬下来就行。嘿嘿」老警
    察淫笑道:「说说吧,跟我回去受审还是怎样?」

      「哎呀警察叔叔,你看你进都进来了,也别跟我装了行么?人家要是乖乖受
    审就穿衣服了对不对?」

      「那就不跟你废话了!」老警察一把抱住我的腰,满是烟酒气的大嘴径直朝
    我的嘴吻上来!

      我伸手按住他的嘴,低声道:「警察叔叔,别急呀,我呢,只能接受一个人,
    你看是你还是外面那个?」

      「龟儿子!这不是废话吗!」老警察急火火的起身道:「我这就把他支走…
    …」

      「哎……」我伸出脚灵活的勾住他的脖子:「人家……确实和这三个死人有
    些说不清的事情,光支走他……恐怕不行呢。」

      老警察见多了各种凶杀案件,对我话里的意思一下子就了然于胸,冷笑着说
    道:「你他妈做梦吧,你知道你在怂恿我干什么吗?你那个逼是金逼啊?」

      「逼呢……呵呵,可能都没得,但是……」我媚笑着勾起自己的背心,让一
    只乳头露出来,接着搂住老警察的头按在上面,运起神通让全身甘甜的汗液都集
    中在乳头:「您尝尝,绝对值得的……」

      老警察刚一张嘴含住我的乳头,就看他下身颤了几颤,裤裆的地方就湿了。
    我心里鄙视的笑了一声,又加紧催谷汗液,直到看见老警察的双眼泛出了血色,
    才放开手道:「警察叔叔,你去吧,回来我都是你的。」

      老警察狞笑着从腰里拔出手枪,哗啦一声上了膛,转身走出去猛然一声清脆
    的枪响,紧接着传来多吉惊恐的吼叫。

      帐篷的再次被掀开,前后也不到十秒的时间,我也已经把衣服脱了个精光,
    却用一只手死死的捂着下面。老警察的眼睛再也无法离开我的身体,几乎是撕扯
    着把衣服脱光,合身便扑了上来!

      我一手捂着下体,一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再次把粉红鲜嫩的乳头送进他的嘴里,
    他疯了一样撕咬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拼命揉捏着另一只乳房仿佛随时可以把它
    捏碎一样。我务求快速建功,心里不免急躁,一翻身把他按在地上,随手拿起地
    上的背心蒙住他的眼睛,玉腿轻跨在男人腰间,扶住他短粗的肉棒一咬牙坐了下
    去。

      果然没等我起落,老警察一声嘶吼就把精液射进了我的身体:「爽!真他妈
    爽!」他欢快的叫着拉开脸上的背心,赫然看见了我下体比他粗长几倍的肉棒!

      「你他妈是……人妖?!」老警察骂道,我心里早有打算,媚笑着运起「颤」
    字决,玉门内部飞速颤动挤压着刚刚射精的鸡巴,老警察的脸上马上写满了淫邪:
    「哈哈哈,人妖!居然比娘们还好操!老子在成都操了那么多小姐,没有一个比
    得上你!你的屁眼比逼还骚!」

      「终于没事了!」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长吐了一口香气趴在老警察
    满是胸毛的胸口,一双玉乳紧紧贴住了男人的身子。

      老警察软化的鸡巴在我的玉门里慢慢重新坚挺起来,我心里知道单纯靠我分
    泌的香汗并不能让他射太多次,可这老东西刚才那一枪心狠手辣,明显是个为了
    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择手段的狠角色,如果我用阳精哺他,他身体精进之后我未必
    应付得了,相应的,他能给我提供的帮助也就更大,眼前最重要的是让他彻底臣
    服。

      我心思飞转,忽然想到之前阿修罗传授的「吸」字诀,再联想到我这一夜与
    几个人交合的情境,发觉似乎有个办法可以尝试。一不做二不休,我趁着老警察
    忘情的把玩我的双乳的时候,再不顾他满嘴的烟酒臭味,樱唇轻启死死的吻住他
    的嘴唇,同时运起「吸」字诀下身奇力迸发,菊门先是洞开把男人的整根阴茎加
    上两个卵蛋都牢牢锁住,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体内直接传到男人的马眼,老警察
    登时身子僵硬,把体内残存的一点精液完全献给了我。

      这仅仅是我强大手段的开始,就在他将软未软的时刻,我闷哼一声,嘴里一
    股香气渡进男人嘴里,直接打入男人下腹丹田!此时我和他全身相接,形成了一
    个完全封闭的环路,香气游走到男人的下体强行催谷,男人的鸡巴再次坚挺,在
    香气的撩拨下瞬间射出前列腺液,我则吸入男人的液体再次衍生出一股香气渡进
    他的嘴里……就这样,老警察彻彻底底的体验到了只有女人和我这样的明妃才有
    的多重高潮,整整在我体内射了一百次!

      在第一百零一次渡入香气之后,我马上放开「吸」字诀的禁制,不在压榨他
    的阳具,假装娇躯一软倒在他的身边,抚摸着他的胸口颤声道:「警察叔叔……
    你真棒,操死人家了呢……」

      老警察得了我的真气,在双眼翻白狂喘了十几分钟之后慢慢感觉到精力恢复,
    却不敢再有动作,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我的能力已经不是常理可以预测的了,
    自己稍有不慎就会死在我的身上,嘴上却不愿意承认:「小浪货,服了吧?」

      「服了服了,」我浪笑着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丰满圆润的美乳上:「可不敢
    再操人家了呢,再操人家就会死……了呢……」我故意把死字拉长,又语带双关,
    说得老警察身体一紧,陪笑道:「我可舍不得操死你,宝贝儿……现在可以说说, 外面那些死人怎么回事了吧?」

      我一扭屁股趴在他的身上,一边玩弄着他的鸡巴一边说道:「还说呢……人
    家都冤枉死了,我是来旅游的,外面那个是我的向导……那三个人是偶遇的,晚
    上看我长得好看就要强奸人家啦……可是……人家的小穴哪是随随便便就能操的
    呢……」说着手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警察的鸡巴。

      老警察一哆嗦忙把我搂在怀里,勉强笑道:「好啦我知道啦,这点儿小事儿
    你张大哥应付得来!」于是麻利的穿上衣服,拉着赤裸的我走出帐篷,先是带着
    手套把那个已经死掉的小王的配枪解下,退出一发子弹装进自己的枪里,又朝天
    开了几枪打空了小王的子弹把枪塞回小王手里,接着拎着吓傻的多吉耳走到我身
    边:「这小子操过你了吧?你说的话他肯定都听,等到了局里让他不要胡说,就
    说遇到了偷猎的!」然后拿出警用通讯器……

      只好见机行事了,我轻轻转过头用目光制止了多吉,那孩子正咬牙切齿的准
    备冲上去,还真是有些武勇。我慢慢屈起双腿并拢在胸前,挡住宽松背心下的巨
    乳,低头把双手抱在头上,多吉也跟着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两个警察几步走到我们跟前,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分别指着我和多吉:「都不
    许动!我们现在怀疑你们有杀人嫌疑!慢慢抬头!叫什么名字!」

      「多……多吉……」

      「张楠,」我冷静的回答道,用的是女声,我当然不会傻到自己穿着内衣裤
    裸露着细腻如雪的肌肤还用男声说话:「我叫……张楠,两位警官,这里面有…
    …」我心里一横,赌一把了!接着抬起头在初升的阳光下笑颜如花:「误会……」

      空气仿佛凝固了,我分分明明的在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眼里看到了如火的欲
    望。「成了!」我心里一喜,忙飞快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很明显的,这是一老
    一少两个警察出警巡逻,从老警察的肩章和警号上我居然发现这个人的职位其实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