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谁与5i7~5Z3d0k6B|今夜

发布日期: 2018-03-18 小说分类

    谁与5i7~5Z3d0k6B|今夜



      (八)桑榆与东隅

      ***********************************

      先要坦白,自己犯了抄袭大罪,在原第八章“桑榆与东榆”的情色描写一部
    分,被管理员发现了。又想自己为什么要偷懒,太对不起大家了,一定改过。其
    实自己写的,也未必很差,就是一个字,太懒!

      ***********************************

      第二天,当小梅正在梳妆打扮的时候,我看见她又往手包里塞进了一瓶避孕
    药,我好奇地问她:“你不是说要给谢名怀一个孩子吗?”

      小梅面无表情地看著我说:“你相信吗?”

      我哑口无言,做了个不知情和无奈的手势。

      小梅笑著摇摇头说:“佛也说,不可说,不可说。”

      小梅走之前,对我道:“你上午去妈那里看看宝贝儿子怎么样?另外……”

      我见她沉吟不语,连忙说:“没有什么另外。”

      小梅也含笑道:“男人啊,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我都被
    别人睡了,再拦著你们这对苦命鸳鸯,那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的。只不过,你记
    著一点好了,我是你正宗合法的妻子,别有了新欢就忘了旧好就行了。还要告诉
    你,当初我为什么把你抢过来,因为梅宁真的不适合你。”

      她一边穿著丝袜一边歪著头对我道:“我们玩的这个游戏,只有一条规则,
    就是我们俩的婚姻契约不能有任何变化。”

      我当然点头称是。

      快到岳母家时,一个女孩子从一个巷道口迎面出来,差点和我面对面相撞。
    那个女孩子脸如皓月,眼似深潭,一身剪裁考究的套裙下露出一双玉润浑圆的修
    长美腿,线条优美至极。

      我和她凝眸相视片刻,心里一阵狂跳,她彷佛象美丽的仙子一样,使我一时
    心神俱醉。

      我像看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子一样看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她的眼睛里闪出晶
    莹的泪花,我才完全地清醒过来,她不就是我的初恋情人,梅宁吗?奇怪的是我
    刚才竟没有认出来!

      半响梅宁才说了一句:“许放,不知你信不信,刚才那几秒种,我竟没认出
    你来,但是我一下子就又喜欢上了你。……即便我们以前不曾认识,我们注定还
    会再次相爱的。”

      她竟也是这种感觉!我的胸口如同被重物撞击,一时竟喘不过气来。世上无
    奇不有,竟有这样的心意灵动,也许冥冥中真的有天意做怪……

      我只是微微地张开了一下手臂,梅宁轻盈的身体就扑了上来,紧紧地搂住了
    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推开了在怀中抽泣的梅宁,在无言的注视中,心意相
    通,梅宁彷佛体察到我的悲哀,读懂了我的想法,含泪点头道:“以后,我就当
    你是我的亲哥哥。我,我再也不打你的主意了。”

      说完,她也破涕一笑。

      “好,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妹妹。”

      我心中如释重负,虽然,我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拥有过她,如果真的与她兄妹
    相待,那么我在将来也更不可能再占有眼前这具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肉体,但
    是,我还是很高兴。如果真的让梅宁参加到这种成人的游戏中,我也许能够与她
    共享无边的肉体快乐,但是,我的心里,终将失去一段我最珍贵的初恋情人的回
    味感觉了。

      几分钟后,我和梅宁回到岳母家,看著儿子在闹了一夜之后,终于沉沉地睡
    著了,我衷心地向岳父母表示感谢。

      老太太说:“别谢我们了,回到家后两个小时后,孩子的烧又上来了,我和
    你爸都累得不行了,是宁儿一直用酒精和冷毛巾反覆地给孩子降温,她可是真的
    一夜都没合眼。”

      我看看梅宁,想说上两句感谢的话,又觉得不知如何启口,终于只是局促地
    向她笑了一笑。

      一会儿,我帮著老太太收拾著家务,正埋头干活时,不知为什么,心里彷佛
    若有所动,回头一看,梅宁正深情地看著我。我一时又傻了。

      下午五点多,梅宁睡了一天,终于醒了过来,我告诉她,孩子的烧基本上退
    了。她很高兴,问我,是不是一起出去吃顿饭,她饿坏了。看见老爷子和老太太
    都在看护著孩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便说,“那当然要请了。”

      在饭桌上,我看见梅宁狼吞虎咽地把桌上的四个菜一扫而光,那种青春活泼
    的气息使我心里五味陈杂。突然想,自己便如同一个上身非常强健的无腿人士,
    看著常人在他眼里跑来跑去,浑身的力气使不到位,便是此时此刻我心里这种又
    爱,又不能爱的残疾感觉了。

      吃得差不多了,梅宁拍拍手,笑著说,“咦,哥哥,我是不是有点像傻子吃
     子,我真的忘了,刚才吃的有什么菜来著?”

      她说哥哥时,不是象北京人一般爱用的那种“哥给”的发音,而是用标准普
    通话的发音,第二个“哥”字格外地轻柔,我心里再次乱如团麻,表面上还和她
    继续说说笑笑。

      她告诉我,她在家里很住不惯,这两天就想搬出去,已经有朋友帮她租了一
    套小户型的房子,就在东二环边上,离她将来工作的地点不远。

      我忙问她的工作情况,找到合适的工作没有。

      她笑著说,“不想给人打工。”然后便告诉我她的一些想法。

      原来,梅宁在美国念的专业是人文方面的,虽然学历很高,但是现在美国经
    济不甚理想,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便想回国。

      那个林彼得,一直追了她三年,听说她要回国找发展,便提出一个计划,原
    来他早有一个想法,在北京成立一家中美贸易公司,他的叔叔在LA和欧洲有三
    家规模不小的生产特种变压器的工厂,如果他在中国成立一家代理公司,把一些
    OEM元器件由国内生产并供应,可以把变压器的成本降很多。如果她能成为他
    的太太,他可以把这个公司完全交给她来做,他两头飞就可以了。

      “那太好了。又能当上老板又能把个人问题给解决了,恭喜你。”

      “你不觉得这像一个交易吗?”梅宁生气地问我。

      “关键是你爱不爱他?”

      梅宁扭过脸,淡淡道,“我爱他。不说了。买单吧。”

      吃完饭后,梅宁要我陪她去她租的房子看一看,我有些为难:“今天晚上,
    我有一对朋友要约我吃饭。”

      贺国才和贾月影已经回来了。贺国才下午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晚上去他家
    吃顿便餐,然后再搞一次他老婆贾月影,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顿了顿,说:
    “小贾要和你说两句。”

      然后是贾月影接过电话,可是她半晌也没说什么,我喂了半天,她才说:
    “弟弟,你还好吗?”我说挺好的,她便再也没说什么。

      然后贺国才又接过电话说:“我老婆好像已经爱上你了,她就是不承认。怎
    么办,你晚上是不是用用肉刑,好好地逼问一下她?”一想起肉刑这个词,我的
    鸡巴就硬了起来。

      我看一看表,已经八点多了。这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梅宁见状,更不高
    兴了。她一下子夺去我的手机,把机子给关了,然后收到她的手包里。

      “都六年多没见面了,我现在要你陪我半小时,不算过份吧?”

      我心里很矛盾。从梅宁把房子的地点都选好这件事来分析,基本上她已经同
    意当老板娘了,就是说,她和林彼得的关系已经定了。梅宁再对我旧情不断,将
    来一定会影响到我们四个人的关系,虽然梅雪已经同意,但这件事闹不好,还是
    会惹出火来的。

      心里这么想著,我表面却只有更加客气,“好,好,好妹子,我跟你走就是
    了。”

      走进梅宁租的房子后,梅宁便有些三心二意,一会儿拉著我看客厅和阳光,
    一会儿到洗手间看看,非让我到马桶上蹲一蹲,说要看看我坐在马桶上的样子。

      我无奈,只好坐上马桶,她笑弯了腰,然后在面对面不超过两公分的距离,
    忍著笑意对我说:“六年前,我妈请你来给我补习功课那段时间,我们俩还没亲
    嘴之前,我心里特别崇拜你,可是也有过一段挣扎,就想,他不也就是一个普通
    人吗?他要是蹲马桶,还会是那副一本正经的假道学模样?保不 像个大猴子。
    我发誓,一定要看看我的爱人蹲马桶是什么样子。”

      一阵阵少女的幽幽的体香,直扑入我的 孔,我连忙侧过脸去。待她无言地
    叹一口气,走出去后,我心里又是一阵怅然。

      和我进了卧室后她更是用那无比诱人的香艳肉体贴著我,对我说:“哥哥,
    你到这张床上睡一下。就睡一下下。然后我再告诉你什么原因。”

      我吓坏了,连忙摇头,知道这不会是什么游戏了,而是个极其危险的前兆。

      她便攀著我的肩,扬著俊脸盯著我,轻轻地说道:“你知道吗,我还是个处
    女。我的处女膜,就是被你这个坏哥哥用手指头给弄破了,还出了好多血。你要
    对我负责到底的!”说著说著她便把丰满的乳房贴向了我。

      我再次忍住冲动,对她道:“宁儿,我们不是已经已兄妹相称了吗?你是我
    妹妹啊!”

      “哥,那你对兄妹是什么看法?”然后她便闭上了眼,将一双艳红诱人
    的嘴唇伸向了我。

      此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终于搂住了她的纤腰,与她一起倒到了床上。

      用干净光滑来形容梅宁的裸体是很确切的,脱光了衣物之后,我非常惊奇地
    看到,梅宁的身体不仅曲线玲珑完美,肤色娇艳绝伦,皮肤上竟无一处斑痕与胎
    记。梅雪和贾月影的身体上,或是背部,或是大腿上,或是某处,总有一些黑痣
    或胎记。宁儿的阴毛也不是很蓬 茂盛,只有淡淡的一丛。

      脱衣的过程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梅宁躺在我怀里,几乎软成一滩,眼睛
    紧闭著,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著, 粱上也泌上一些香汗。

      “你长得真好。”把她轻轻地放到床上后,我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畏怯,只
    好呐呐地说了这么一句。

      “别说……什么也别说。来,抱著我。”梅宁向我张开了玉臂。

      “我……”终于能和自己的初恋情人结合了,可我不知怎地,心里一阵没来
    由的哀伤,竟一时硬不起来。

      “哥哥,……你怎么了?”

      “我挺高兴的,挺高兴的。”我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头紧紧地伏到梅
    宁的胸前,眼角有些湿润。听到梅宁急缓不宁的心跳,靠在她温暖紧绷的怀里,
    我心想,是不是人的命运都是这样,在得到的同时,也必然有所失去呢。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宁儿也开始抽泣起来。

      “哥,我们……我们为什么相爱,却不能永远相聚呢?”

      我吻著梅宁的脸,亲去她脸上的泪痕。

      “宁儿,全怪我,都是我的不是。明天,林彼得就要来了。要不,我们……
    就不来了,……抱抱吧。”

      “你是不是怕,我面对他会有些歉疚?”

      “是的。”

      “好吧。”梅宁沉默了许久,拿了条被巾,盖住自己的胸口和下体,淡淡说
    道:“其实彼得说过了,我可以…… ,不说了,不管怎么说,我替林彼得谢谢
    你。也谢谢你依然还那么爱护著我。”她低下了头,拭去嘴角的细泪,哀哀地说
    道,“哥,我想像我们俩团聚的情景,可不是这样的……。我现在的感觉,好像
    自己真成了一个第三者,或是一朵出墙的红杏……可我与你相爱在先呢!”

      “……不是相爱的问题。爱情只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

      “……哥,你为什么不敢和我对视?你是不是对我,还有些陌生的感觉?”
    忽然,梅宁专注地盯著我问道。

      “有些吧。六年前的那个女孩,还是个平胸呢。”我一面打趣地摸一摸梅宁
    半露在外的丰满坚挺的乳房,其中一支乳头的乳晕已经露了出来。我的一支手指
    正好划过那紫色的一圈。

      “原来你摸过的你就再重温一下,也不算对不起彼得吧。”梅宁一面说著,
    一面抓住我的手,轻轻地放到那只饱满欲绽的乳头上。

      我用两个指头轻轻地捏住梅宁的乳头,搓了一会儿,梅宁眼神便有些迷离。

      “还有……还有下面,你再用手指弄弄。”

      我的手伸进被巾里,沿著她的腹部,爬向她突起的阴埠。

      梅宁再次偎到我怀里,并把一支手伸向我的鸡巴,一面生涩地抚摸著,一面
    低声笑道:“用手指弄岂不是暴殄天物?老师,用这个宝贝来弄我!”

      听到这声久违的称呼,我终于克制不住,狂热地搂住梅宁吻了起来。

      梅宁一把就把被巾扯开,全身贴紧了我,一条修长的玉腿也伸进我的腿间,
    身子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

      我把舌头伸进了梅宁的嘴里,与她的舌头纠缠起来。

      梅宁吻了我一会儿,便示意我到她身上去。

      待我一压上去,梅宁便发出动人的呻吟。

      “说好不占有人家了,怎么又……想要人家了?”

      “小狐狸精,女中学生时你就是个小狐狸精,我怎么………怎么能不想要你
    呢?”

      “君有妻室妾有夫,我们…是不是在偷情?偷情的感觉是不是更好,哥?”

      “更好。”我终于体会到她的姐姐梅雪为什么对此开始乐此不疲了。

      “好哥哥……妹妹要你……妹妹想你想了六年了……你占有妹妹吧……”

      我想,这是梅宁的第一次,一定要给她最完美的感觉。便克制住马上挺动的
    欲望,对梅宁道,“宁儿,我要好好逗逗你,你可别急啊。”

      “谁急了,讨厌!好像我是急色鬼,来吧,来逗我吧……不把你妹妹逗得欲
    仙欲死,便不许你上!”梅宁噘著嘴,已经情热至极。

      一面说著,她一面扯过被巾的一角,咬到嘴里,两条大腿一分,诱人的娇躯
    做出了全面配合的姿式。

      我把头伸进她的腿间,一面用手轻轻地抚摸著她大腿上细嫩敏感的皮肤,一
    面把嘴伸进她的阴部中间。

      梅宁的阴部和六年前一样,无比的湿润和芳香。阴部的细缝,已经完全地分
    开,粉红色的阴唇上,已经沾满晶莹的玉珠。

      我贪婪地舔吃著她阴唇上的水珠。

      梅宁一开始只是发出一阵阵的嗯嗯声,后来,当我用舌头沿著她阴部的凸起
    物反覆地触动和绕旋时,梅宁的上身开始挺动,叫声更加绵涩和细长。

      “哦,哦,……好了,不要了,妹妹舒服死了,可以…可以上我了,哥哥,
    哥哥,坏哥哥,舔死我了,哦!”

      我抬起头看看梅宁,清丽脱俗的玉靥已经涨得通红,额上泌出点点汗珠,在
    娇喘吁吁中,黛眉轻皱,贝齿暗咬,难过至极中,两支手只好放到胸前的一对珠
    峰上,使劲地揉搓著。

      “坏死了,坏哥哥,你……你……你……你这是在对妹妹的身体犯罪!你还
    不如杀了我吧!”梅宁缓过来后,娇羞无比,两支粉拳无力地捶著我的胸口。

      “犯罪?”我乐了起来,琢磨后又觉得这个词香艳无比,“犯得不好,还要
    继续再犯。”

      梅宁娇啼一声,再次随著我的舌头的动作,颤动起来,情难自己之时,一头
    秀发,散乱了满脸。

      当我把舌头终于伸进梅宁的阴道里,沿著肉壁一圈一圈地清扫起从小穴深处
    冒出的股股晶亮淫水时,梅宁爽得不知身在何处,叫声忽高忽低,终于把准备好
    的被巾塞进嘴里,只发出不不的含糊的声音。

      一支手死命地按著我的头,好像希望我能把舌头完全伸进她的小洞里去。另
    一支手,好像还觉得刺激不够强烈,一下一下地揪著自己饱满坚挺的小乳头。两
    条玉腿,有气无力地时而弯曲分开,时而伸直并抽动。这种令人血脉贲张的无意
    识动作,使我也受到无比的刺激。看来到底是处女,对于这种前戏,承受力还是
    有限的。

      但再一想到明天,或是后天,或是大后天,或是将来的十几年,梅宁的这种
    动作,也将在另一个男人挑逗中重复无数遍后,便硬下心来,继续施展著更多的
    招数。

      几分钟后,梅宁突然挺动玉体,在小腹一收一紧中叫出求饶的话语:“哥…
    哥……不要对我的身体再……再犯罪了……你收了我吧……要了我吧……”我狠
    狠心,舌头从她的阴道口扫荡下去,直达梅宁一圈紧绷绷的散发著微臭的菊花小
    屁眼,飞快地舔动了数十周。

      说句实在话,如果是与我妻子梅雪来,我是不会这么干的。这是我生平第一
    次为一个女孩子舔这里的秘处。

      梅宁一点准备也没有,只是惊叫了一声,从“哦哦”到“嗯嗯”再到“啊啊”,
    便在极其强烈酥麻的刺激中交出了生平第一次,一股白色的清冽的爱液,正射到
    我的脸上。

      ……当我搂著梅宁,下面的鸡巴顺利地挺进到她的阴道中,梅宁似乎才略有
    清醒。

      “我要看看。”

      “看什么?”

      “人家要看看嘛!”

      我终于明白过来,搂起梅宁的上身。

      梅宁终于看到我和她的结合部,一条粗大的鸡巴半插进她的阴道里,似乎在
    起跑线上,跃跃欲试的情景。

      “哥哥,我…我终于是你的人了。来吧,坏哥哥,对妹妹的身体犯罪吧。”

      “一定要把犯罪进行到底!”

      今晚,虽然没有和贾月影这个大美人做上爱,但是能和自己的真爱与初恋在
    一起共享生命的快乐,那种身心交融的感觉,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第一次做爱,可能我的表现又说得过去,这种刺激对梅宁来说太过强烈。她
    反反覆覆地对我呢喃著,什么“我永远都是你的人”了,什么“和你一生一世”
    了,什么“你是我唯一的爱人”了,听得我心惊肉跳的。

      下半夜,我隐约听到一阵极轻微的响声,醒来后发现梅宁不在身边,下地后,
    正欲推开门,梅宁拿著手机也从外间往回走,差点我就撞到了她。

      “怎么了?”

      梅宁没有回答,迳直爬上床。

      我只好跟上床,扭开台灯。

      梅宁再次投体入怀。我轻轻地拍著梅宁光滑的后背,问:“给美国打电话了?”

      “他打给我的。他现在已经上飞机了。明天晚上到。”

      “我的妹夫,人长得一定很帅吧?”

      梅宁白了我一眼:“帅不帅的与你有什么关系。不许你说他好。比起我的好
    哥哥你,他可差远了!”听著她的话,又有些像是内外有别的谦虚。我心里便有
    些不自在。

      “妹妹,你对他……有感觉吗?”

      “唉,本来有的。这次回来,一见到你,今晚上又和你那个了,现在对他可
    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梅宁彷佛还有些发愁,“其实他挺爱我的……”

      “你还是有些爱他,对不对?我是说,如果没有我,你还是挺爱他的,对不
    对?”

      “……”

      “你说话啊?是不是有点不好意思?”

      “你说呢?!我今晚上刚刚与你那个了,怎么能再爱别的男人?怎么还能马
    上再接受别的男人?”

      “和我做爱是一档事,那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自己的生活还要继续啊。我
    和你姐,真的不可能有什么变化。”

      “我也知道的。今晚上不能怪你,只是我有些情不自禁。”她低下头,眼睛
    里再次有珠光闪动。

      “妹妹,明天,你的准老公也要到了,我们之间…我是说,今晚上这件事,
    就算给我们俩的过去划上一个句号,好不好?”

      说完之后我就感觉话不对路。我很恨自己的嘴挺笨的,说话老是说不到点上
    去,或者生怕伤害别人,越想适度越掌握不了分寸。

      先是一个嘴巴子,狠狠地抽到我的左腮上,之后的半小时内,我用尽了所有
    的办法,说尽了天下所有的好话,才使梅宁从嚎啕中平静下来。

      “天上掉下个梅妹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让你再从我身边离开呢?
    我发誓,我…每星期都要过来,和我妹妹亲热亲热,保证我妹妹高兴,舒服。”

      “才每星期一次?我还没老呢!”梅宁又开始掐我。

      “天天,天天。每时每刻。”

      “…啊呀,那林彼得不得跟你急了?你可别忘了,他将是我的合法丈夫。”

      “林更好呀,林又帅,又有钱,又追求你很长时间,我的妹夫,是我妹妹在
    美国八百万华人中万里挑一亲自挑选出来的,能,能差吗?比尊龙只差一……”

      “不许你说他好!他就是没你好!!你当我老公!他是二老公。”

      我心里一动,二老公,听著很有些换妻的味道。

      “二老公也行,我不在他也得替我行行夫道吧。你说,他没有对你那方面有
    过要求吗?”

      “什么……哪方面?!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小的该死!不用你动手了,刚才你的手太温柔了,太给我的脸‘面子’了,
    连我都过意不去。来,我替你出口气。”见梅宁真的变了脸,我连忙先下手为强,
    使劲给了自己一巴掌。

      梅宁心疼得不得了,一边怨著我,一边摸我的脸。

      “和你说实话吧,他也曾经有过那方面的要求,我和他,最亲密的接触也就
    是亲亲嘴。别的,根本没让他动过。和他亲嘴的事,你可别怪我啊。你和姐姐都
    睡了……”

      “他这次来,是要和你结婚的?”

      “嗯,其实这些年他确实帮了我不少的忙,也包括经济方面的。临回国时,
    我已经和他订婚了,是由他父亲出面的,请了不少亲戚,还摆了十几桌酒。我提
    出的条件就是婚礼在国内举行。还有,……”

      “还有什么?”

      “就是我要把我的处女之身给你,我的初恋。”

      “他也同意了?”

      “他不仅同意,还说要在旁边看。我才不会答应呢,这种事,你说怎么能让
    别人…我骂他超级大变态。……喂,姐姐真的在外面有情人?而且你还同意?!
    真的假的?!你是不是也是那种变态狂?”

      “我和你姐姐的事,很难说得清,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可
    能,或许,我们有些麻木了,用句时 话是疲劳了。所以试一试婚外的交流,会
    不会能改善这种状况。…不说我们了,你和彼得林计划什么时候办事?圆房?”

      “瞧你坏笑那样,我可是你的初恋女友,就要把身子给别人了,你怎么那么
    兴奋?……对了,你也是个变态,哼,我就是不遂你的愿。我就是不给他。”

      “那么怎么逃得过新婚之夜呢?”

      “新婚之夜……”梅宁终于乐不起来了,愀然道,“老公,人家刚刚把自己
    的身子给你,你替我想想,我再给别人,我这算……怎么……我这算怎么一回事
    呢?”

      “你想想他的好,其实你也是挺爱他的啊?再说,你和我,只是偷情,你和
    他,才是合法的夫妻啊。”

      “你心里能接受,这两个小东西被别人的手揉来揉去的吗?它们都已经是你
    的了。”梅宁拿起我的手,放到她胸口的两个嫩嫩的小山峰上。

      我心里不由一,脑子一下子回想起六年前我第一次摸梅宁的乳房的情景,
    那天夜里,兴奋之馀,我竟在睡眠中梦遗了。

      但是表面上,我还得装成若无其事、或不怀好意的样子,“包括这儿,还有
    这里面,都要请他尽情驰骋和射击。”我摸著她鼓鼓的阴部,笑著说道。

      “更不可以。”梅宁皱著眉,触电一样,极度地紧张,一下子就扯开了我的
    手。

      我也有些急了,梅宁的反应竟然如此激烈,弄不好,可能会出事的。

      “你为什么不可以试一试呢?保不 他比我还棒呢!”

      “你们男人就是成天在嘴上挂著字,棒,棒!!!这和牲口有什么两样!你
    别忘了,我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不是动物,不是被交换的物品!”





上一篇:女)Xnn@r2+"dz?特工|SM|特训三 下一篇:奸淫|女明星|作者|yalan|精淫'G75~ri^83)0岛


广告
网站地图